平淡如水的日子

资讯 2020-06-15 00:06:54

  啄木鸟安闲的停落在桐树的枝桠间,我透过玻璃窗观望,这个小小的有趣的小东西。时而低头梳理羽毛,时而抬头观望,有那么一刻,它的小脑袋可爱的歪着,仿佛在沉思,或者研究什么。

  一切都很安静,我知道,在这个冬日的午后,天晴着,阳光看起来很暖,但背光的地方还是一片萧瑟。桐树链树的叶子差不多都落光了,只剩一些干掉的果实危危的在枝上。满地的枯叶,一踩就会发出沙沙的响声,我没有去踩踏,后院是阴冷的,我不常去,只是此刻只是偶然,我看到了那只啄木鸟,于是这个午后仿佛突然的,不那么的单调起来。有那么一阵子,我都把脸凑近玻璃一眼不眨,仿佛窗子外边,真的有着多么好玩的事情在吸引我的视线。

  可是一只野狗跑了树丛,带动了地上的枯叶,急促的沙沙声惊扰了那只小生灵,于是它马上受了惊,振振翅膀飞走了,这里不是它的家,它毫不留恋。

  窗子外的一切继续萧条着,我缓缓收回视线,站起身推开房门。

  院子里比较暖,没有风,寒冷暂时被隔绝,两只狗窝在墙根,和阳光一起被圈在院子里。

  天很干净,无云,也没有天高云阔的清爽。院子中央,核桃树已经抖掉了最后一片叶子,默然的伫立在哪里。那些光滑的枝干凝固在空中,有些奇怪的突兀。葡萄蔓干枯的身子紧紧地攀附在铁丝上,我还能想起它往日的繁华,那些绿绿的枝蔓羞涩的须子累累的果实,都已随日子一去不返了。墙根还有几盆未干枯的花,清一色的绿色植物,猪耳朵,文竹,仙人球。阳光吝啬的晒在花盆上,那些绿色灰扑扑的冷,所有的东西都和我一样,在沉寂,在发呆,包括那两只晒太阳的老狗。

  出去走走吧,在这个无所事事的正午。

  门外的风,有一丝刺骨的寒,所有的一切都呈现出深冬的症状。灰色占据了大部分空间,不管是果园还是村庄,不管是远山还是近路。远方的天边是那种苍茫,那些高大的建筑冰冷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挡住了我试图远眺的视线。

  马路还是同样嘈杂,人流或稀或密的流动着,半天的半天我没有看到一点鲜艳的东西,不管是衣服的颜色还是别的,人们包裹的严严实实从头到脚,谁也不知道是谁,谁也不认识谁。这是深冬,只有无奈的人才会在寒风里出门,所有的人都如同一只冬藏的猫咪,一天到晚的偎依在炉火前。不是人人会勤快,但一定人人会懒,三九天寒风呼呼,地里没有要干的活,厨房有粮灶下有柴,油盐酱醋新鲜蔬菜样样不缺,窝在家中撒懒,关紧门院子里晒晒太阳逗逗孩子…

  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更体会到乡间的一句谚语: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娃娃热炕头。庄稼人的日子,其实有时也很惬意。

  日头有些偏了,太阳光稀薄的照在田野。掠过无遮挡的树梢,浅浅的晒着。

  田野里的麦苗,这几天正进行耕种后的第一次灌水,水渠里,清亮亮的水满满的,混合着很多干枯的落叶一路缓缓注入麦田,水流打着旋,哗哗的流进了干涸的土地。那些深耕过的虚土,瞬间就会把水吸干。直到下一波水流的到来,经过,淹没。

  麦苗还是不动声色的拥挤着,去年天冷的早,很多麦子给冻死了,于是这一季撒种时人们特意加大了种子的量,没想到赶上今年暖冬,已经快元旦了也没有飘过一粒雪花。麦子长势过旺,密稠的叶片呈现出一片郁郁青青的繁荣。农人们一边灌溉一边不无担心的蹲在地头查看。庄稼都是看天收,扬花抽穗的季节,老天爷你千万不要刮风下雨啊,这么密密稠稠的根系,来春的麦子起身,会细瘦拥挤成什么样子。一料子庄稼啊。

  真的,早该有一场雪了。

  门前的老树上,落着几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的啄食几片干枯的叶子,在这个萧瑟的季节,它们的食物也成了问题。我隐约有些欣喜,其他的鸟儿们都去了南方过冬,这几只灰扑扑的小东西竟然还在这里。看见它们跳上跳下叽叽喳喳,就觉得这空气都变得有生命,变得多少有了些意思。

  日子总在波澜不惊,平淡如水。

  一切的一切都是看熟了的景色,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闭上眼睛我也想象得出,这里的,哪里的,这个季节什么样子。落雪的时候天的颜色,庄稼的,地的,村庄的摸样,叶子初绽鹅黄的娇嫩,小草发芽时的羞涩。花蕾含苞的芳香,一场雷雨过后天地的纯净..我总在这方寸之城穿梭,到处都是我看熟的人看熟的景色。我就是一只井底之蛙,只会抬眼望天,只知道巴掌大那一块天的灰白湛蓝,阴冷晴和。

  我曾经向往远方,很想知道这天外的世界。可是,如果这一生都这么安静的过了,也不失为一种幸福吧。就像这小麻雀,不管是春暖花开还是秋凉冬藏,它都不曾远离这里,它在这熟悉的天地里觅食,不咸不淡地继续着生命,日子简单而安闲。没有因为暂时的萧瑟就失去了耐性,迁移到别处。

  抬眼望天,天还是那么的干净,风从远方吹来,带着些微的刺骨,远山还是依旧模糊。

  我知道,万物正在冬藏。这是轮回也是宿命。我也该回到我的小窝,偎依在炉火旁,等待,等待冬藏过后下一个春。谁又能说这萧瑟中没有孕育着希望,我的小窝,我的炉火,我的家我的孩子们。这个漫长的冬日,也许,我会教教他们,在这方寸之间,去沉静,去观察,去找寻,有生命的地方就有故事,不管多么的不起眼。

  即使在阴冷的看不到阳光的角落,日子平淡如水,一朵花寂寞的春天,一只蚂蚁在费力的搬运。

  其实,一只啄木鸟也是有趣的。即使我和它之间,并无交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