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肉群交文,啊!大鸡巴好舒服

情感网文 2020-06-15 00:02:31

“所以三年前杀害南家所有人的人也是你?”

安尘到底也是黎清创造出来的人,他自然认得这个名字,也知道他是谁。

“风城南家?”

安尘似乎有些意外黎清会突然提到这几个字,对着他道:

“你知道南家的事?南家世代镇守燕王古墓,三年前我到达风城,问他们古墓入口在哪儿,封印有何破解之法,他们嘴硬一个个的都不肯说,我就只好杀了他们。”

“七十一条人命,你想一句就轻描淡写地带过?”

黎清看着他道。

“是外面那具白骨告诉你的吧。”

安尘似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南家的人真是碍事,死了都不愿意乖乖闭嘴,不过这些如今都不重要了,她就是告诉你也没有什么用。”

安尘侧身望向一旁安静躺在冰棺之中的燕王王妃,眼神之中忽然流转出了满足的意味:

“我已经找到了我想要的,三年到底没有白等。”

安尘立刻在手上聚集了大量灵力,对着那具女尸一引,鲜红的心脏便自她的胸口出来,牢牢握在安尘的手心。

七窍玲珑心不会随着她的主人而死,人的躯体或许会腐朽,但这颗心是永生的,燕王妃虽然生前身份尊贵,但死后却不似燕王,失去了这颗特别的心,一下子便在冰棺之中风化成沙。

安尘甚是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这颗七窍玲珑心。

“我还有其它事情要做,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这帮仙门弟子善后了,燕离,卫灵,你们记住了――”

安尘望了燕离和他旁边的卫灵笑了一笑道:

“我们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忽然,安尘整个人当着他们的面开始如火焰一般燃烧起来。

那些云崖门弟子想要靠近却被那股火焰燃烧起来的灼人的温度生生逼退。

他们这些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安尘离开这里。

火焰熄灭之后,连方才安尘带的□□都只剩下了一角残灰,哪里还有安尘的半点身影。

黎清看着安尘燃烧成一团火焰,这是他写给安尘的本事,焚身术,可用来绝境脱身,火焰一烧完,安尘真身便已经到了燕王古墓外的一个安全地方,此术百里之内皆可用。

他们眼前的墓穴忽然开始剧烈的摇晃,整个墓穴的怨念与浊气忽然开始向另外一个冰棺聚拢,聚成一团剧烈的黑气涌入燕王尸体中。

燕王妃的遗体出了事,燕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燕离手提风月剑,一步步向冰棺靠过去。

卫灵看向身后那些云崖门的道士道:

“快退出古墓。”

末了又看向黎清道:

“黎兄,你快与我师兄还有其它的云崖门弟子一同离开这里。”

黎清望了一眼燕离的背影,如果他有燕离或者卫灵一样的修为,他倒是很想留下,可就算是此刻留下,自己也帮不了燕离和卫灵什么忙,既然不能帮忙,就别给他们添乱。

黎清只好道:

“卫灵道长,师父,小心。”

卫灵点了点头道:

“黎兄放心,以燕兄的本事,有他在这里不必担心,反倒是黎兄,快随我师兄一同先离开这里吧。”

卫灵说的自然在理,黎清最后转身望了一眼燕离,而后便转身随着那些弟子一同离开了。

古墓之中无法御剑,所以他们现在得用两只脚赶在燕王彻底醒过来与燕离卫灵交手之前,先跑出去再说。

正是最为着急,争分夺秒的时侯。

黎清却生生在原地停下了脚步。

【小子,你有没有足够的胆量?】

快要出水幕结界的时候,黎清忽然听到了自己内心那个熟悉的声音。

“什么意思?”

【我问你有没有胆量,敢去拔燕王的佩剑容邪,如果你有,容邪从今往后就是你的佩剑了。】

【而且风城这次也不用被毁,风城里的一万百姓也能好好活下来。】

真正打动黎清的是书说的后半句。

眼看着所有云崖门的弟子都已经出了水幕结界,护送他们离开的沧蓝剑派的卫凡道长回头看了一眼,黎清还在原地。

“黎兄。”

卫凡难免有些着急地喊了他一句。

黎清抬起头来看着他道:

“卫凡道长你们先走吧,我要回去一趟。”

*

“尔等是何人,为何打扰本王安息?”

沉睡已久的燕王睁开了眼睛,只是时隔千年,这双眼睛已经不再如当年一般澄澈之中带着无尽威仪,这双眼睛如今满是浊气侵蚀,带着对世事的无尽怨恨与怒意。

醒来的不完全是燕王,更多的是沉寂了千年的怨气。燕王从前为了国家和自己的君王征战一生,到头来因为功高盖主被一杯毒酒赐死,连累的燕王妃自尽殉情,以及身边追随了他多年的忠心部将也在当日自杀成全忠义。

燕王看了一眼脚下的冰棺,跟着又侧身看了一眼旁边的冰棺,故人已不在,他的王妃已经失去了能支撑她活下去的七窍玲珑心。

燕王皱起了眉头看着面前的燕离和卫灵。

“是你们做的?”

燕王动了杀意,手里正要握上他的佩剑。

“不是他们,是我拿走了你王妃的七窍玲珑心。”

门口一侧忽然传来了黎清的声音。

“黎清!”

燕离皱着眉头看向了忽然出现的黎清。

“师父。”

燕王似乎能听得懂他们说话,一听到黎清方才说的话便怒极,一抬手便要控制身上的怨气攻向黎清。

黎清看准了这个机会,控制着体内为数不多的灵力用燕离给他的云清剑从背后攻向了刚刚醒来的燕王。

燕王自然有所察觉,侧身一躲,可原本黎清这一击便不是为了杀他,他是冲着燕王腰侧的容邪剑去的。云清剑这一击正穿过燕王的腰带,将腰带割裂开来,容邪剑便跟着剑鞘一起掉了下去。

燕王正要操控怨念去拾自己的佩剑,燕离便用自己的逐日弓对着燕王射了一箭,燕离的逐日弓是仙门百家排名第一的神器法宝,开弓自生灵箭,而且灵箭只有在击中敌人的时候才会消散。

燕离这一箭正射在了燕王的肩膀上,燕王已死,哪怕伤了他,也可用怨念弥补方才一箭带给他的重伤。

另一边容邪剑稳稳地落在了云清剑剑鞘上,如今已经落到了黎清的手里。

【拔剑,容邪剑本就可以容纳其附近的邪气来增长自己的修为,这燕王古墓里困着成千上万的怨灵,方才燕王醒过来只是耗费了主墓室附近的怨灵。】

黎清听到这里毫不犹豫地拔出了剑。

燕离卫灵听到容邪出鞘的声音纷纷看向一旁的黎清。

容邪原本的主人燕王已死,千年后出鞘会认第一个拔出的人为主人,而容邪新认的主人便是黎清。

燕王古墓四周的怨气朝着黎清手里的容邪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

恍惚之中可以听到周围有成千上万的人,正在撕心裂肺的叫喊:

“凭什么我们要给他殉葬!放我出去!求求你们放我出去!”

“当初日夜修建陵墓的人是我们,结果如今陵墓修好了,我们却要保守秘密,也要给燕王殉葬吗?”

“燕王殿下,当今皇帝不仁,斩杀有功之臣,我等誓死追随燕王殿下,不论生死。”

“燕王殿下,臣妾这就来陪你。”

耳畔听到的场景一幕幕交错,从成千上万俘虏被活埋给燕王殉葬,到忠心追随燕王的将士在墓里自尽,再到燕王妃听闻燕王已死的消息自刎殉情。

万千的呼喊声齐齐涌入黎清的脑海,几乎逼的黎清头疼欲裂。

“黎清。”

忽然周围的那些声音都随着这一声黎清而安静下来。

黎清此刻闭着眼睛,但他认得这是燕离的声音。

“别怕,我在。”

燕离的声音,黎清立刻便安下心来。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睁开眼,黎清手里还握着那把容邪剑,只是它不再是黑雾弥漫,此刻更像是一把普通的剑。

望着身侧的燕离,黎清一下子醒了过来:

“师父,燕王呢?”

燕离看着他道:

“燕王已死,他本在千年前就已经死了,方才支撑他再活过来的,只是这附近的怨念,你手里的容邪剑吸收古墓里的怨念,包括方才附在他身上的那些。”

黎清闻言总算松了一口气。

人死了就好。

倒是一旁的卫灵,看上去有些担忧地望着燕离怀里的黎清道:

“黎兄,容邪剑并非一般的神器,燕王生前为求修为速进而修行鬼道,容邪是一把鬼道的剑。”

“鬼道的剑?”

黎清怔怔地又重复了一遍方才卫灵所说的话,在他这本书里,的确武器也分正邪。

“仙道容不得容邪这种邪剑。”

黎清知道卫灵说这话的意思,仙门眼里是容不得半点沙子的,瑶光阁自诩仙门正统,绝不会容许门下弟子用这样的邪剑当做自己的神器法宝。

可惜除了燕离以外,所有修仙之人一生都只会拥有一个神器,容邪既已认主,黎清从此以后便再不能用其它法宝。

不过云清倒还是可以作为普通的佩剑用上一用。

黎清收了手中的容邪剑到身体里,随后看向身边的燕离和卫灵道:

“师父,卫灵道长,你们放心,我以后不会再用容邪剑,你们忘了我还有云清,师父给我的云清才是我的佩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