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难受的污故事 宝贝你摸摸它好难受

情感网文 2020-06-06 15:00:29

田仙儿这人有点二,平时总是东忘一头,西忘一头,说话也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想说时你说什么她都一副心神万里飘的。

田仙儿爸爸老田就为那毛病骂过她,说:总是信口开河,不能动动脑子再说啊,你说你啊,学点你表妹啊,给我稳着点,脑子说什么不带想的,张嘴就来,你自以后可怎么办哦。

田仙儿不明白,她哪哪不稳着啊,她平时话也不多啊,就是想说时就说了,可也没有说脏话累人的话啊。怎么就说得不对了啊。田仙儿为此觉得自己可冤了。

哼!她可稳着呢。

读书从小到大虽说总是不考第一吧,可也没考过倒数第一啊,她可一直平稳地在中上等地线上往大学的终点跑着呢。这不,田仙儿现在可是S大的一名学生了呢。这...呃...虽说是特招进去的吧,可不管,现在她只要出去买东西总有那卖衣服的老阿姨会问:是学生吧?哪个大学的学生啊?田仙儿听后都会特骄傲地笑着说:S大的。

进入S大,老田夫妻高兴了很长时间。当初田仙儿能考上大学,田爸田妈都不信女儿说的,看通知单,一看上面真是女儿的名字。当时两口子还想:不会是搞错了吧。从看到通知单到开学都没另一封通知弄错的通知单过来,这下两口子心落下来了。管他什么专业好不好,能上大学就行。

读了大学后的田仙儿一般时候她爸妈不怎么管她,就是有时星期六天放假与同学们相约出去野时两口子只要一看到就会说一通。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啊?不知道我和你妈担心啊。这话一般是老田说的。田妈有时也说,就说:你现在大了啊,可以交一些朋友,但一点要注意分寸,什么事可以做的,什么事不可以做的。田妈隐晦地说这些,以为女儿懂,女儿却一点儿也没明白。田仙儿就是认为田妈认可她有时的晚归,但不可以在外面不注意安全,要早回家。

今天与朋友出去玩,田仙儿提前跟老田和田妈发了微信。我今晚回来晚,你们别给我留门了,我到马依依家睡。

马依依这人老田夫妻都认识,是田仙儿的中学同学和高中同学,不读一个大学,马依依读S中戏。人长得又漂亮又高挑,还皮气好,看着也稳重。老田放心女儿跟着一起混。

田仙儿坐了两个地铁到的正大广场。快晚上的,天桥上人来人往,外国友人在‘卡卡’地玩自拍,各种美女拿着手机摆着各种怎么美怎么来的POSS也在自拍。田仙儿看那么多人都在拍,她都觉得自己不拍一张是不是太落伍了。于是一边走一边快速地拍了一张。拍完打开一看。妈妈咪啊,太丑了,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木得像寒冬里那没长叶子的死木枝,没看头!

到了目的地,田仙儿一眼就看到美女了。

“依依,依依。你什么时候到的啊?”田仙儿看到马依依,一时没管住嘴,声音有点大了。可能发现有人在看她,她还不好意思地捂了一下嘴。

马依依也笑:“你个二货,就不能出来得早点啊。总是踩点来。我都等你三十分钟了。”

“你来那么早会美男啊?!嘿嘿,说说,有什么....呵呵...”你说我听,保证保密。田仙儿做出一副很想听的样子。可惜没人说,只见马依依一掌拍下来,说:“美个什么男啦,我就在一楼看了一下那个化妆品。太便宜了,我都担心它一天要卖出多少才能把租金啊店员的工资啊什么的赚回来啊。”

“你买了没?”对这个田仙儿不太关心。便宜就便宜吧,反正她现在是不想去买。她现在就想找个地方坐着吃东西。刚刚挤地铁时,上面人太多了,还没坐位,从家里出发到这里可是要一个多小时啊。虽说她年轻有体力吧,但真的好累啊。

马依依又笑,“买了一个口红,橘红色的。我涂给你看啊,好看吗?好看吗?”

田仙儿看了也觉得非常不错,“好看好看,你皮肤白,涂黑的都好看。”

田仙儿说完拉起马依依进了旁边的一家菜馆,还没坐下呢,马依依把她又拉出去了。

“走,今天我请你吃好的去。跟着点本宫啊。”

喝!牛上了啊。

不过还是非常非常好奇。田仙儿问,“依依女王,不依依女皇大帝,带小的去哪个超级高档超级贵得要死的地方去吃东东啊?”

“哈哈,这马屁拍得好,以后就叫我女皇大帝了啊。”说完马依依把头靠近田仙儿耳边说,“去那最高的地去吃你没吃过的去。”马依依这次说完还用眼神神气上了。

田仙儿听到后开始不信,但美女都走上了,这还假得了啊。于是,“啊,啊,啊,姐姐啊,你是发大财了吧。”

“发你个头。告诉你吧,上星期我接了一个小广告,别人送的卷。我一发下来就请你吃了啊。记着点,以后有好的可别忘了我对你的好。”发了这卷,她都没告诉自己妈,就告诉这二货了。

“恩恩。以后我发了,我请你去世界上最神气的地方去看风景。”田仙儿说完也觉得这不可能,还不与来点更实在的,马上说:“过几天我请你吃我做的酸菜鱼。”

田仙儿平时爱吃鱼,什么鱼都爱吃。酸菜鱼自不例外。马依依呢,她就特别爱吃酸菜鱼。恰好田仙儿就会了这道菜。

“好,你说的啊。到时吃不到看我不拍死你。做时多放点辣椒,我爱吃。”吃完就就痛,痛完就排掉,当减肥了。

两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地去了那栋又高又标志型的建筑前。正打算进门呢,保安问:“请您出示通行证!”

两人傻眼了,一时有点无措,很不好意思。这楼她们没来过,不让走正门走哪个门啊。

马依依红着脸,把地址赶紧说了。保安训练得太有素,马上指出吃饭要走的地方。原来吃饭要走的电梯与这大门的电梯不是通往一个地方的啊。

在电梯里时,田仙儿看着光滑亮灿灿的电梯情不自禁地对马依依说:“我的女皇大帝啊,你看啊,这电梯真的好不一样啊,还金灿灿的,你说它是不是金子做的啊?”说完田仙儿还用手抠了抠,太硬了,没抠动,把她手都抠痛了。

马依依听了,装没听见,可看着田仙儿那傻样,电梯还有人呢。马依依刚上电梯就看过一眼的,几个精英式的西装男士,应该是从地下上来的。马依依心里很不好意思了,忙小声说:“仙儿,你小声点啊。这什么金子做的啊,我看你脑子是铁做的。”

呃......

田仙儿反应过来了,她是有点反应过度了啊。这电梯上还有其它人呢。

是好多人啊,还是帅得一踏糊涂的,面无表情的精英男!田仙儿就看了一眼,还是快速看的,她想看久点的,不好意思了。

其中一个男的在她正看过来的时候,把她也看了。唔...

田仙儿脸这下彻底红了,她就抬头看着电梯上不断变化的数字,不吱声了。

叮——

电梯到了,马依依一看,是她们按的那层。叫了声田仙儿,说下了。

哎哟,没叫动,还在那瞪着个大眼稳稳地站在看电梯上的数字呢。

马依依也顾不上有帅哥在不在了,大声地叫:“仙儿啊仙儿,我们到了,你下电梯啊,你看那数字能看出什么来啊。”服了个天了。

还好,田仙儿看得没太入神,当马依依叫第二遍时就立马应了,剌溜地跑出电梯。

“这里好像太高级了,不太适合我啊。我突然觉得。”田仙儿看着餐厅里的设施有感而发。她在这城市生活了一辈子,从来没去过这种高级的地方,看着太吓人了。如果回家跟她妈讲她自天在哪里吃的饭,估计她妈都要惊掉下巴。

一辈子?这娃太不会算,辈子是到老,可不是到还是上学的这年纪啊。

“什么适不适合啊,多来几次也就那么一回事。嘿,你怎么多愁善感起来了啊。给我去拿东西吃。”马依依现在来这么高级的餐厅也是第一次,不过之前她也去过其它的高级些的地方吃饭。刚开始她心里是有点不安,现在好多了。想当初她去拍广告时,那可是在灯光下,旁边还有好多人看着呢,那才是真叫紧张呢,这叫什么,她们就是吃个东西,可没碍着谁的事,更没花着无关人的钱,爱谁爱谁去吧。

“不过,都来了,我肯定要吃回本的。我去拿肉和海鲜。我要吃多多的。去了啊。”是啊,都来了,而且现在肚子好饿啊,还是先吃再说吧。

马依依在弄头发,她头发长,今天是披着的。这吃饭还披着,有点不方便。

田仙儿的头发也是长的,还是那种到腰的,不过她没披,平时就不喜欢披着,都是扎个马尾,今天没扎马尾,是扎两个麻花,一边一个的那种。

餐厅里的灯光太暗了,看谁都看得不是太清楚。不过还好,放食材的地方都是有亮灯的。

弄好头发,马依依没离开坐位,坐那看不太明亮的四周呢。

旁边有一坐,离得不远,但也不是紧挨着的。旁边坐的是几个男的,比较年轻,看样子就是电梯里刚刚的几个精英男。这几个男的说话声是真的小,小到只有彼此几个人都能听到彼此的说话声。

说话声只能自己人听到,其它人都听不到,这是一种功夫,也是一种艺术。

“现在小孩子都很有钱嘛。没钱也能来这里吃上一吃。我们那时真的是舍不得啊。”说话的男人听到刚刚田仙儿她们的对话,感慨了。他工作了几年,现在小有成就了吧,也不是天天来这种地方吃饭的。以前上学时,来这种地方吃饭那是想都不敢想的。

“是啊,我读书时买一双那什么运动鞋子,一边买一边心痛,买完后又是高兴又是接着心痛,心里发誓,就买这一次,就买这一次,别人都有呢。呵呵。现在想想蛮好玩的,那种心态。”另一个男的说。

“你们啊。别忆苦思甜了啊。等一下老大来了,你们几个注意着点。小杭,你这个月的案子作得可没上个月好啊,你,还有你...”

几个男的从生活扯入工作中正聊得火热时,传说中的老大没来,传说中的老大小秘来了。

小秘说:“季总,你们怎么坐这里来了啊,王总都在那等着呢。”这季总几个也真是的,怎么坐这了啊,之前他明明有打电话说在什么地方的啊,季总还连恩了好几下呢。小秘不知道,其实之前他通知时,那季总正在与女朋友亲嘴呢,那恩应声还真是有口无心的那种搪塞。

几个精英男人面面相视,不在这那是在哪啊。看小秘都带上路了,快跟上吧。

那个叫季总的呵呵笑了几声,也不解释,也跟着上去了。

邻桌的几个高大男人,还是年轻的穿得都精英得一踏糊涂的男人,这下就算他们声音小也引起了四周就近桌子上的人的注意了。反正马依依是在小秘过来时就注意上了。田仙儿正好拿东西过来,看邻桌那有序的散场,有点稀奇,她手里端着盘子,就那样伸着个小脖子去看了看,还没开吃呢,这就走啊?田仙儿看马依依,马依依也在看田仙儿,两人看着看着,笑上了。

田仙儿低下头,还没坐下呢,就急着用嘴去啃盘子里的那块鱼肉了。

马依依看田仙儿那样,也没在意,神秘地说:“刚刚走的那桌人,知道吗?里面有个大人物呢。”说完还看了看那几个精英男的桌子。

田仙儿没懂,问:“那几个男的都是大人物?我不信。电视上的大人物可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呢。”说完接着吃刚蘸完芥茉的那片鱼,吃进嘴里,眼泪要出来了,想哭。太冲了,冲得都以为要断气了。还以为是什么好吃的料呢。太坑了。

田仙儿一边擦着眼睛,一边叫马依依去拿吃的。马依依也拿的海鲜,马依依吃得斯文很多,她一边吃一边问:“等一下我们去下面的酒巴去瞄瞄好不好?我没去过,不知道里面什么样的。”

田仙儿一听,很来神,她也没去过啊,非常好奇酒巴里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像电视里放的一样呢,里面有同志和蕾丝呢。田仙儿从小乖乖的,她们家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让学什么就是什么,长大了也没什么特别想的东西,就是那么过。

马依依呢,她倒是很有梦想,她的梦想就是成为全球最牛X女演员。如今的马依依离梦想有点近了,她现在是S中戏的学生了,时不时地会接那么一两个小广告看么的。

“好啊好啊,我也想看。就是不知道里面贵不贵。”田仙儿觉得肯定贵,不过她们不喝酒什么的只是看看应该不会花多少钱吧。

想象很好啊,田仙儿两个没见过识面的女孩子结果连门都踏进去。这次没保安拦着了,是太贵了,她们身上没那么多钱。刚刚问要多少钱时,那人对他们俩看了很多秒,好似她们问了多蠢的问题一样。

田仙儿以为那人没听清她们的话,接着说:“我们不喝酒什么的,就坐坐,多少钱一个人啊?我们两个人。”说完还伸着“二”的手指,生怕那人不明的。

那人皱眉了一下,随后说了一个价,田仙儿听了不由张大了嘴,再接着深吸了口气。太贵了!!!

马依依这时看到那之前电梯里的几个精英男刚好过来,几个精英男身边好似多了几个男的,年纪有大的,有不大的。快进去时有两人还看了她们两一眼。

这时的田仙儿也注意到之前电梯里的几个精英男了,缘份啊,这总是遇到。田仙儿也觉得精英男队伍里多了人,因为队伍似乎大了点,而且还很面生很面生。田仙儿觉得这肯定是第一次见到啊。田仙儿看了一眼没打住又接着看了其中一个男的好几眼。

好高!好美男啊!不过太冷了,好似不好招惹。

想完田仙儿甩着身子,像被腊月的寒风冻着一样地打了好几个冷颤。

“那不是那两个小妹妹嘛。我们要不要请着一起来玩?”原电梯里的精英男们看到了,其中一个看两个小女孩面红不好意思的样子就提议。这个精英男是本地人,名牌学校毕的业,从小到大的优秀,就是性格有点内向,到现在还没结婚更没女朋友,原来没钱不想找女朋友,现在事业有了,房子有了,车子也有了就有点想找一个女朋友来结婚了,可就是没碰到,现在看那电梯里的两个女孩,特别是那个头发短点的,他还真有点想认识的冲动了。那个头发到腰的不行,看着太小孩子气了,他不喜欢。

这男的叫陈立,他家真着急了,每次他一回家,他爸妈就说:什么时候带着女的回来啊?我们不要求人家多优秀,你就带个女的回来就行。他爸妈在他从小到大就没担心过,小时候他一直读书好,到了高中还是好,考完全国最好的大学,他爸妈更高兴了,脸上走哪都是带着风带着笑的。可现在呢,两老走哪都觉得身子沉了,头也抬不太起来了,虽说儿子事业有成吧,可没结婚,更没女朋友啊。现在两老又发现,这儿子太内向了,连个女朋友都不会交,可怎么办哦,真是急死他们两了。

有个男的对陈立说:“知道你心软,去叫吧。老大肯定是不会说什么的。对了,叫来不能让她们跟我们一块。我们今天可是有事的啊。别忘了啊,兄弟,否则等着好果子吃吧。”后面的话这男的越说越小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