吮奶后入肉文 太深了水多我受不了啊

情感网文 2020-06-06 00:07:52

“哦~是吗?没想到唐总对我的女伴这么感兴趣。”陆北川漫不经心地说着,表情淡淡的,让人猜不准是什么意思。

宁知遥借口上卫生间,起身离开了。

回来的时候看见那个唐总已经坐在沙发上同陆北川谈笑着。

竟然没被陆北川的低气压吓跑,果真有两把刷子。

等等……

那个侧脸好熟悉。

宁知遥蓦然顿住了脚步。

站在那儿盯着那个侧脸看了好一会儿,而后才走到陆北川的身旁坐下。

刚刚被那唐总色眯眯的眼神恶心到了,就没怎么注意他的女伴,现在一看,原来是唐总的情人,沈玉萍。

沈玉萍在走过来看到宁知遥的时候,心里就在打鼓,但依旧面不改色。

宁家垮了,有着自己的一臂之力,在面对这个曾经的宁家大小姐,心里还是很忐忑的。

生怕被看出什么破绽。

所以一直都未开口说话,但还是在细细地打量着她。

没想到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面临当年这么大的变故,竟然没被压垮,还在这样的宴会上出现。

还和陆北川在一起,难道她不恨陆家吗?

当初如若陆家伸出援手,宁家可是不会垮的,她就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宁家大小姐。

不过也只能怪她自己作,要不是她亲手毁了宁陆两家的联烟,宁家也不会陷入困境无人支援的境地。

宁知遥觉得很奇怪,自己好像很早以前就见过她,可是为什么想不起来了呢!

这样想着,宁知遥站起身手一抖,杯中的香槟好巧不巧地洒在了沈玉萍的身上。

“不好意思,沈小姐……”

宁知遥有些试探地看向她,扯了纸巾正想凑近帮忙擦擦,却被避开了。

“没事,抱歉,我去洗手间整理一下。”话音刚落,便有些急切地离开了。

她发现了?

沈玉萍神色有些慌乱。

当年答应了他会帮他好好照顾他的女儿,可是……那根本就不现实,宁家出事本来就是自己在身后捣鬼,怎么可能还会帮助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大小姐呢!

于是选择了让她自生自灭,这些年也从未关注过。

只是现在可能不能再视而不见了,如果被发现,自己现在平静富态的生活定会受到影响。

沈玉萍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陆北川伸手一拉,把宁知遥圈进了怀里,柔声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嗯?”

遭了,竟然忘了身边还有这尊瘟神,刚刚那动作明显是故意的,肯定被他看穿了。

宁知遥低垂着眼帘,眼珠儿滴溜溜地转着,想着该怎么样才能把陆北川给忽悠过去。

不管了!

就不信在公共场合他能把自己怎么样。

“没有啊!手滑。”宁知遥理直气壮地说道,眼底有一丝心虚。

呵!这个女人!陆北川的眼里多了几分笑意。

一旁的唐总满脸黑线。

手滑?

你还敢不敢再离谱一点。

不过当着这陆北川的面儿,还真是不好说什么!

只得吃了这个闷亏。

陆北川似笑非笑地盯着宁知遥看了良久,转而对着唐总说道:“唐总,可真是不好意思了。”

“哈哈,陆总客气了,手滑了一下而已。”唐总的脸色有些难看,最后几个字说的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不过,这次交谈也不是没有收获,没想到陆总这样心狠手辣的人,也会有想要维护的人,那个女人看来不简单啊!

没一会儿,就看见沈玉萍换了件礼服走了过来。

“陆总,先离开了,下次再聊!”

宁知遥看着沈玉萍离开的背影,双眸一亮。

我说怎么那么熟悉,原来是自己之前在父亲的一本旧照片上看到过她,那就说明她是知道自己的,可是她为什么会装作不认识我呢?

并且,刚刚的行为让人感觉怪怪的!

不对劲。

宁知遥想起了上次宁知夏在医院里说的话,难道父亲的死还有公司的破产是有人在背后操作,并不是意外。

这样一想,宁知遥只觉得后背一凉。

如果真是自己猜测的这样,那么……真的太可怕了。

“眼睛都要贴上去了,这么念念不舍啊!”陆北川深邃的眸子看着宁知遥,话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

听到陆北川冷淡的声音,宁知遥的思绪也被拉了回来。

“怎么会?陆先生想多了。”宁知遥淡淡地回复。

“还是一样,利用完就扔。看来下次陆某就不多管闲事儿了。”

这个女人!

真是不知好歹。

眸中的怒意加深。

陆北川放开宁知遥,起身大步朝厅外走去。

宁知遥有些蒙圈儿。

就这样……走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