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到大腿根 教官小帐篷

情感网文 2020-06-05 12:02:36

日复一日,大一上学期的生活很快就临近尾声了。校园西门角落那株梅花树又开满了梅花;不知怎么,今年冬天的雪下得特别大,屋顶上,树枝上,马路上都堆满了雪,就连河里也结冰了;小孩们都纷纷出来堆雪人。

我站在图书馆五楼欣赏着这漫天大雪,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思……

今天是星期五,两天前:

我们正上着数学课,我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沈越发来的:待会下课来学校西门找我,有事找你。我回复他:好的,越哥。

沈越,一个富二代,老爸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听说他爸年轻时还是黑社会的,为人心狠手辣,后来退出江湖,改做房地产生意了;因为他爸的关系,沈越认识不少社会上的小混混,他能进这所学校也是全靠他爸。在学校,没人敢对他不敬,他说一,没人敢说二,什么吴浩啊,他压根儿没放在眼里,打他就像打狗一样。不仅如此,沈越人还长得牛高马大,个子和我差不多,他留着一头橘黄色的子弹头,配上一双阴险的小眼睛,看起来凶神恶煞。

我和沈越是在一次数学考试中认识的,我当时给他抄了我的卷子,还被监考老师看见了,也幸亏是沈越,监考老师才没有揭发我们,要是换做别人,早就玩完了。事后他还请我吃了饭,表示对我很感激。也就那一次,之后我们便没有什么来往,无非就是偶尔在学校遇见了打声招呼。今天他突然告诉我说有事找我,我还真有点纳闷儿。

下课之后,我便来到了学校西门,看见沈越还有似乎是社会上的几个小混混在那边抽烟边等我。

“越哥,您找我什么事儿啊。”离沈越还有几米的距离,我边说边向他们走去。

“光耀,来了啊,来,抽烟,有件小事儿想请你帮忙。”我走近之后沈越取下嘴里的烟然后从包里给我发了一支烟,对我说道。

“不是吧,越哥!像您这样的大人物,能帮上您的忙是我的荣幸啊。我能帮您什么忙啊,说吧,越哥,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一定肝脑涂地,在所不辞。”我笑着说道。

“都说你光耀会说话,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哈哈。”

“越哥,哪里话,比起您来我还差得远呢!越哥,说吧,找我什么事。”

“你们系的那个蓝心听说关系跟你很好啊。”

“我跟她啊,一般吧,怎么了,越哥?你对他有意思?”

“唉,不是!你看我像是缺女人的人吗?是这样的兄弟,我呢,社会上有个大哥,自从他上次来我们学校见过蓝心之后,对蓝心是一见钟情啊,他对我说他是日日夜夜都在想着我们学校的蓝心,这不马上他生日了嘛,就在这周星期天,我就想的是蓝心能不能去参加我大哥的生日聚会。这不找你去帮忙说说嘛。”沈越攀着我的肩膀对我仔细说道。

MMP的,生日聚会?我立马就反应了过来,那不就是想和蓝心上床嘛!

“越哥,既然是您要邀请蓝心去参加生日聚会,我觉得您还是自己去说啊,这样才有诚意啊。”

“你他妈不是废话吗!老子要是请的动她,还用找你帮忙;我已经去找过蓝心了,她死活不答应。”沈越松开了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臂,对我的态度是180度的大转变。

“哎呀,越哥,您别生气啊!不是我不帮您,只是蓝心这个人脾气倔得很,就像那茅坑里的石头,她是软硬不吃啊,她是不会听我的,越哥,我劝您啊,您还是放弃吧!这个女人太难搞了!我是真劝不动她。”

“放弃,呵!在我沈越词典里,就没有放弃这两个字,光耀,我看你压根儿就没想让蓝心去吧!学校里谁不知道蓝心喜欢你啊,光耀,你很聪明,只要你想想办法,这事儿还不容易?”

经过这一学期的相处,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蓝心,就算我死,也不会让蓝心去的。

“越哥,不好意思啊,这事儿我是真帮不了你。”我感觉自己随时有被打的可能,在学校还没人敢拒绝沈越的求助。

“光耀,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看在你曾经帮过我的份上今天我就放你一马,要换做是别人,恐怕现在早就躺地上了。这样吧,我给你个面子,只要你能让蓝心在这周星期天晚上来参加我大哥的生日聚会,就在“爽爽KTV”里,我就饶了你,并且认你做我的小弟,哦不,认你做我的兄弟,我罩着你,没人敢动你;要是你请不来蓝心,兄弟,你懂得,你应该知道我沈越的手段吧。”

沈越的手段,我当然知道,曾经在他手下有一个小弟背叛了他,投靠了别人,后来他抓住了那个人,直接将那人打成了植物人,现在还在医院里。沈越这个人的作风跟他爸年轻时一模一样,为人心狠手辣,绝不留情。

我咽了口唾沫,没说话。

“光耀,你是个聪明人,好好想想吧,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兄弟们我们走吧,喝酒去。”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从西门离开了学校。

我彻底呆了,我该如何选择!

雪越下越大,寒风呼呼地刮着,刮在我的脸上,但我似乎没有一点感觉。突然,我听到西门角落边传来了树枝被折断的声音,我转过头一看,原来是角落的那一株梅花的枝丫由于支撑不住雪的重量,被折断了。那支枝丫很强壮,它被压断的声音惊醒了正在发呆的我。我回过神来,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向宿舍走去。

现在,星期五下午,图书馆五楼,距离星期天晚上还有两天。

“光耀,干嘛呢!”有人拍了拍我的后背。

我转过头,看见蓝心那天真的笑脸。

“蓝心,你干嘛呢!吓我一跳!”

“怎么了,光耀?你看起来心情不好”蓝心担心的问道。

“没事,我发呆呢。”

“走,我们去堆雪人吧。”蓝心像小孩子一般对我说道。

“堆什么啊堆,又不是小屁孩。”我回答道。

“哎呀!走吧,光耀。”蓝心拽着我向图书馆楼下走去。

……

“光耀,你看我堆的雪人像不像你,我觉得真像,你看,特别是这长长的鼻子,哈哈哈。”蓝心开心地说道,笑的像个小孩。

“我看像你才对吧!”我抓了一把雪,向蓝心身上打去。

“啊,你敢打我,我饶不了你,看我的,哈哈哈”

“来啊,来啊,来追我。”

……

我们欢快的在校园里打着雪仗。

我该怎么办?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