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好大好长好爽 爸爸日完我去日

情感网文 2020-06-04 21:01:21

白文菁的身子一僵,僵硬的转动着脖子看向顾绵绵。怎么会?她刚刚说的都被听到了吗?

如果让父亲知道,她…她……

一定…一定要阻止她!

“绵绵,你…我……”

“白阿姨!”说话的时间,顾绵绵已经走到了杜如云身边,神情冰冷,气氛显得阴沉沉的,无人敢在这个时候开口。一来是因为程家的地位,二来是因为顾绵绵特殊的身份。

白文菁说的再有理,可程溪年不是她的儿子,人家正经的婆婆都还没有什么 不满,你这个半路上任的继婆婆着什么急?这些所谓的贵夫人看不上白文菁,吃相太难看,伪装太凶猛,终于在晚年破了功!

想起那些被白文菁的柔弱支配的岁月,众位贵夫人松了一口气,顾家丫头,看好你!上!

不等白文菁扬起那张看似柔弱实则内心已经疯狂的脸,顾绵绵皮笑肉不笑的问:“白阿姨,刚刚您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我还真的不知道我在您的眼中是哪种人?还有就是您的好儿媳跟我学什么了?”

“没有没有,你刚刚听错了,我说的是如云,是如云!”白文菁一扯杜如云,让她帮忙解释一两句。可杜如云已经被白文菁当众打脸,又怎能会轻易出手相助?可如果不帮白文菁,不管是程瑾霖还是程仲蕤那里都不好过关,所以……

杜如云干脆抬起一张委屈的脸,欲语泪先流,动了动嘴唇,长了几次嘴,哽咽两次,就是说不出话来,顿时着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周围人看的心疼,这白文菁怎么着,还想学过去的恶婆婆那样为难儿媳妇?

顾绵绵没有看杜如云的演出,冷着声音问:“听错了?”

“嗯……”

“可我刚刚听到您指名道姓的讲让她不要学我,”顾绵绵伸出手指指了指杜如云,接着又问:“我也想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不尊重谁了?”

“我……”

白文菁被逼的有些紧张,脸色忽青忽白,周围的人看着咄咄逼人的顾绵绵又开始觉得顾绵绵太过了。因此有人忍不住帮着白文菁说了一句“公道话”。

“顾小姐,想必程夫人也不是故意的,您也不要放在心上。你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好说!”这位夫人自觉自己说的有道理,没看到其他人那一脸“蠢货”的表情,这种家族的内务躲都来不及,你倒好直接撞上去了!

顾绵绵转头看了一眼力图镇定的贵夫人,轻飘飘的问了一句,“这位夫人,想必刚刚白阿姨说话的时候您也在场,刚刚怎么不觉得有话要好好说?”

顾绵绵就差没问是不是看她好欺负,所以专门挑软柿子捏?可惜啊,她顾绵绵可不是什么软柿子。那位说话的夫人立刻就明白了顾绵绵话里的另外一层含义。冷了脸,觉得不合适,笑着感觉是在讨好。

怎么做都是错,还不如专一讨好一位。于是这位将重宝压在了白文菁身上,语气略微不满道:“可程夫人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婆婆,就算真的说你两句,作为媳妇就得受着!”

“哦?”顾绵绵一脸诧异的问:“您没有听到我叫的是白阿姨吗?原来您年轻的时候也是经常被婆婆这么说啊,怪不得您这么赞同,您也是这样对待您的儿媳?您儿媳今天也来了吗?”

一连串的问题将那位夫人砸的头晕脑胀,恍惚中记起顾绵绵刚刚的问题,她叫白文菁什么来着?

白阿姨!对叫的是阿姨,不是母亲或者婆婆。想到这里,这位夫人瞪大眼睛,想起一件事情,白文菁根本不是程溪年的母亲,这顾绵绵的婆婆另有其人!

这位夫人悲剧了,齐青瑜是个怎样的人,离开A市二十年,关于她的传说仍然有。想起被齐青瑜支配的恐惧,而且齐青瑜相当护短。这位夫人立刻白了脸,哆哆嗦嗦的不敢再说什么,身体也悄悄的往后缩,想要逃离包围圈。

白文菁正觉着有个帮手可以好好想想怎么对付顾绵绵,可那个帮手不给力,不过两句话就…被灭了。杜如云哭哭啼啼的,帮不上什么忙,只能……

“绵绵,你也别说阿姨说的不对。我就算不是溪年的母亲,也是看着他长大的,你说你平时出门有通知过我吗?”白文菁抓住了一把柄,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嗯,您说的也是,”顾绵绵点了点头。

白文菁以为顾绵绵被说服了,开口便是媳妇孝顺婆婆的长篇大论。

“绵绵,不是阿姨我说你。这女人啊,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操心家里和孩子就行了,至于工作,那是男人的事情。就算出去也不要打扮的花枝招展,你可要记住你已经结婚了,免得让人误会!”

白文菁说着翘起兰花指,拢了拢头发,笑吟吟的看着顾绵绵问:“绵绵,多跟着阿姨学学!”

顾绵绵眯了下眼睛,点头问:“白阿姨,您今天的装扮真漂亮!”

“是吗?”白文菁惊喜的上下看看,抿唇笑道:“你这孩子就是会说话……”

“这也是花枝招展对吗?”

白文菁的脸顿时黑了,顾绵绵没等白文菁说话,又问:“白阿姨,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法律上规定了男女平等!溪年和爷爷都说了,而且我婆婆也说了,让我项工作就去上班,想休息就出去。”

“那是……”

白文菁看到周围人嘲讽的眼神,心里一紧,赶紧解释道:“那是他们心疼你,但是你得学着体谅他们的良苦用心……”

“可婆婆也是有工作的!”顾绵绵一句话成功的堵住了白文菁接下来想说的话,“至于打扮漂亮,白阿姨,您更漂亮!”

换一句话说就是,您也在吸引别人的注意,这句话深层的含义让那些贵夫人忍不住用异样的眼神看白文菁。这种人是怎么好意思用婆婆的身份来教训顾绵绵的?

白文菁混迹上流圈子已久,怎能看不出这些人目光中的含义,顿时气歪了鼻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