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那里了 总裁将胸罩往上推

情感网文 2020-06-04 19:19:38

“对了,正好你过来,我今天刚刚学了几道菜,想着有空一定要做给你吃,没想到你就过来了。”

“诶?你这丫头平常话可多了,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是不是和秦寒笙吵架了?”夏颜的远山眉弯了弯,无比的温柔,“我以前就告诉过你,和爱人之间要常常沟通,以免产生隔阂。秦寒笙是个好孩子,虽然呢,看着很不好说话,但是我能感受的出来,他对你是真的温柔。这样的男孩子,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好好沟通吗?江翩翩颓废的想,沟通了又有什么用处呢?如今隔阂已经有了,怎么说都没有任何益处。

可是,他也没有错的,不是吗?爷爷的确有那个想法,我也的确不能反驳。

终究,我幻想的幸福破灭了,孰是孰非,都已经分不清夏了。

千万句想要说出的委屈的话,最终,也只是咽了回去,只黏黏、腻腻的拉住夏颜的手臂,“我这不是怕你烦我吗,毕竟您嫌弃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是不是?”

“你这个小崽子,我就是说一说,你还真的往心里去了?”

为她拂去了发丝上的白雪,温柔的道:“你就像是我的孩子,是我发誓这一辈子想要去保护的人,又怎么会真的嫌弃你呢?而且,也只有你嫌弃我的份,对不对?”夏颜把她拉到了椅子上,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夏颜的脸色还是不怎么好,唇瓣有些许的苍白,看的江翩翩心中阵阵抽痛。

听着她虚弱的声音,江翩翩把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委委屈屈的道:“我想你了。”

夏颜像是被逗笑了,“怎么,还学会了撒娇?是不是在秦寒笙的面前没少做这种事?”

“我才没有!”

“好好好!没有,行了吧?”夏颜修长的手指已经冰冷一片,放在旁边的书重新放在膝盖上,“不过啊,我难道还不了解你吗?要是没什么事你是绝对不会过来的。”

话锋一转,笑咪咪的道:“你说你想我了,我知道你是一个特别孝顺的孩子,所以,我就信你了!”

江翩翩的眼眶发热,抱着夏颜手臂的力道加大了一些,闭着眼睛,仿佛很享受。

夏颜的气质很好,一看就是饱读诗书的女子。更加惹人注意的是她出尘的气质,仿佛什么事也不能放在她的心里,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可以笑着去面对,让人挑不出任何微小的瑕疵。这么完美的一个人,却要受到这么多的不公平。

“你看,雪下的比刚刚还要大。我记得你最喜欢雪了。”

“是啊,很美,不过,我实在是没有听出来你这是在感慨什么。”

“我现在很迷茫,我觉得现在是我想要的,又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做秦寒笙的妻子没错,但是,好像又缺了很多的东西。我现在真的非常不解,我以后应该做什么,怎样才能打破现在的局面。”

夏颜听了这话,低垂的某突然抬起,语气中难掩兴奋。

江翩翩听的出来,她现在是真的高兴。“你以后应该做什么,这个问题还用问吗?”

“你现在还年轻,当然是应该要一个孩子啊,有你和秦寒笙颜值这么高的父母,孩子一定会非常可爱非常漂亮。”夏颜少见的流露出小孩子似的神情,“正好我整天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要是你真的有了孩子,把他交给我就好,你说是不是?”

江翩翩心中的委屈和伤心不断的扩大,咬了咬苍白的唇瓣,弱弱的回了一句,“我知道了,我回去了以后会考虑的。”

见这事有门,夏颜立刻加紧了攻势。

“其实啊,有一个孩子真的非常幸福,他会跟在你的身后叫你妈妈,叫秦寒笙爸爸,会用他的小手抓你的脸,吚吚哑哑的真的很可爱。更重要的是,这可以充实你的生活,不会让你现在这么无聊,你说是不是?”

“其实有的时候想想,时间过的还真快,我还记得你刚会说话的时候啊,总是在我怀里叫我妈妈,那个时候,我真的是好开心,觉得一切都非常值得。那样的感觉,你也应该体会一下,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幸福。”

江翩翩的手心里还未痊愈的几个指甲印此刻颜色更深了些,已经渗透出了红色的血丝。

指甲尖已经被染上了红色的液体,幸好是涂着红色的指甲油,看不出什么不同。

她没有和夏颜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还有今天个爷爷的那段谈话。现在母亲的身体刚刚好了一些,她这个做女儿的实在是不愿意让母亲再次为自己担心。江翩翩已经觉得自己够对不起她的了,不愿意再让她烦心忧乱。

但是,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夏颜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拿一把刀扎在江翩翩的心口上。

鲜血淋淋,正一点点渗透出鲜红的血。

一到这种时候,她就会想到张潇说的那句“借种”,如果真的要了孩子,是不是秦寒笙会觉得自己这是在利用他,目的成功后,自己也就可以放弃这段感情,和爷爷去共谋大计?

可是秦寒笙,我怎么舍得你,怎么舍得我们之间的这么深刻的感情?

我不知,你到底是怎么想我的。但是我的心,从不是你想的那么黑暗。

夏颜看她有些走神,碰了碰江翩翩的手臂。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一会儿功夫走了好几次神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啊?”江翩翩的心咯噔一下,慌乱的摇头,“没有,我就是在想你刚刚说的话,有些走神,刚刚你说了什么吗?”

夏颜的眼神有些许询问的味道,直直的盯着江翩翩,“是吗,你没有骗我?”

江翩翩:“没有啊,您这么了解我,我有什么事情是可以瞒着您的,对不对?”

“那是以前,现在可不一样了,你要是想要瞒着我什么还不是轻而易举?”

不安的站起身,江翩翩的身上出了一层汗,雪花落在额头上,冰凉一片,意识都清醒了几分。心知这要是再坐下去,这些事一定瞒不住。为了不让夏颜担心,江翩翩僵硬的扯出了一抹笑,“您也早些回去吧,还有,不要在外面看书了,虽然说灯也很亮,但是对眼睛不好。”

夏颜有些遗憾,“你这是要走了吗?”

江翩翩眼神飘忽的回答:“是啊,临时想起来,我出门的时候没告诉秦寒笙,又没有拿手机,我怕他会担心。”

慌乱的转过身,虽然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但是离去的背影还是有些慌不择路。

夏颜眯起眼睛,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拐角柱,笑容慢慢消失。

不知为何,心中升起强烈的不安,总是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在那以后的几天里,莫南说要回中国,听说她找了一份工作,只请了半个月的假,要是再不回去恐怕会有人挑事。江翩翩想了一夜,也选择了和她一道回国。

为此,莫南表示十分的事情。

要知道,在秦寒笙那次出了事以后,她的心就一直提着,生怕他在出什么事,每天恨不得发三次电话询问他的安危。但是这几日,好像电话的频率都少了很多,再见江翩翩的时候发现她的脸色憔悴很多,无精打采的像是好几天没睡。

不过也是不好多问什么,只能草草的关怀几句。

回去以后,这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交集,都是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过了差不多一个月,江翩翩都在平平淡淡中度过,偶尔和阿姨学几道菜,偶尔出去玩儿一天,剩下的时候应该不是睡酒气在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脸色总是很差,脸色愈发的苍白。

莫南每日都会来找江翩翩说说话。

“你别这样了,咱们出去走走呗。”

“我是真的没心情,改天吧,好么?”江翩翩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好吧,真是为难你了,张潇说最近几日公司比较忙。”莫南欲言又止,怕是,江翩翩自然是明白其中的含义。

最近夏峥候来了中国,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也不知道到底是有没有什么计谋,总之是非常之突然。他来的不声不响,没有打一声招呼。秦寒笙还是听手下的人汇报才知道了这个消息。

这个老家伙,还真的是难以捉摸。

在工作完以后,打了一个询问的电话过去。

夏峥候的声音听起来很精神,自然的主动道:“这么晚了给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秦寒笙的心慢慢的冷了下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部轮廓都陷入了黑暗之中。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串数字,语气冰冷了几分,“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姝羽总是和我说她给担心你,所以我才会打这个电话。”

“毕竟,在她的心里,你还是非常重要的。”

夏峥候在电话的那头皮笑肉不笑的扯着嘴角,冷淡的回答,“是啊,我是她的外公,担心也是应该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