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和我做了那事,厂长日下岗女工

热点 2020-07-01 03:02:38

维尔看不见路也看不见具体的情况,她也不知道这个血线弯弯绕绕到底是怎么绕的,她只能看见,艾德琳越来越严肃的脸。

直到刚才她们再次启程,艾德琳专注的看着路,脸上就再也没了笑容。她能感觉到四周的空气凝结,以及艾德琳越游越慢的阻力。

维尔不知道,但她能感觉得到,这里在排斥她。

艾德琳握紧她的手,力气大的几乎要将她的手给捏断。可维尔依旧看不见。

她茫然的看着四周那一片片厚重的迷雾,她看不见艾德琳在和什么争斗,不仅如此,她的视线受阻,甚至几乎快要看不见艾德琳了。

“艾德琳。”维尔第一次陷入惶恐,她喉咙发紧,几乎要吐不出字来。她也不知道到底是这里阻拦她说话,还是她真的紧张。

“快了。”

维尔感觉到自己的手心被捏了捏,对方安抚了她的情绪,让她终于在这压抑的环境中好不容易喘上了一口气。

在眼前都是一片白的情况下,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与艾德琳又走了多久,久到就连她都有些喘不过气的时候,艾德琳终于停下了脚步,“到了。”她的声音很淡,透着筋疲力竭的感觉。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四周的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散去,不一会儿眼前就一片明亮。

“再往上就要走路了,没水,没法游泳,也没……”她的话被打断,有些奇怪的回头看向身旁的人。

维尔反手牵住她,将她那只比自己小一些的手包裹在手掌心内。她感觉到她的手冷像冰,比平时还要冷上许多,“我们可以飞。”她说。

她的视线落在艾德琳的鱼尾上,本是金色靓丽完美的鱼尾,此时脱了好些鳞片。她还看见她的鱼尾上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正血淋淋的摆在她的眼前。

也不知道这里是怎么回事,她们就像在水里漂浮着,头发也是飘起分散开,但是身上的血却仿佛被包裹在身上,强制止血一样,完全不会掉下来。

艾德琳漠不关心的甩了甩鱼尾,把外面一圈几乎快要溢出来的血甩到了一旁。那些血珠就这么轻飘飘的悬在两人的周围,她对这点伤丝毫不在意,鱼尾拍打着水流,道:“没事。这里对人鱼有保护,就算要死了都不会死。”

维尔盯着那条鱼尾看了半晌,抬手就要咬下自己的手腕,却被艾德琳眼疾手快的抓住,“干嘛?”艾德琳面色不善的瞪她,“人鱼伤口破了血不会流出去,但你不会,你要是有伤口,现在在海里,恐怕得分分钟发炎感染!”

维尔那双金色的眸子定格在艾德琳的脸上,看着她张张合合的嘴,俯身而下。

“啾~”她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隔着一层水膜的吻,轻飘飘的,却莫名其妙让艾德琳感觉到了沉重。

“你!”等艾德琳回过神来时,维尔尖锐的牙齿已经咬破了皮肤。

“我已经咬破了。”维尔笑得狡诈,得意的扬眉,就连眼尾都开心的挑了起来。她将手腕递到艾德琳的嘴里,“我看见了心疼。”

艾德琳想将血顶出去,却被维尔掐住下巴,她沉着脸,却满脸的宠溺,“别浪费,快点喝完,好了我就可以愈合伤口了。”

艾德琳十分不情愿的闭眼,整张脸都苦的皱成一团,肇事者还笑的开心,“真乖。”

金色的鱼尾上新长了鳞片,竟比之前的还要坚硬。刺目的划伤也已经愈合的几乎要看不见了,艾德琳甩了甩尾巴,只觉得全身都是力气。

她回头看向身旁的傻龙,维尔正伸出舌头将伤口上的血迹舔舐干净,等手放下时,就只剩下一道淡色的疤痕了,她偏头,看见正在怔愣着的傻鱼,笑道:“我是龙,又不是普通的人类,肯定会没事的。”末了,她又道:“不论什么时候,你都得信我。”

“……嗯。”艾德琳看着她的脸,只觉得之前漫长又煎熬的时间下来,现在竟是一点儿都不烦躁了,她看着龙小姐那双夺目的金色瞳孔的眼睛,弯唇露出了个在维尔眼里像是傻笑的笑,“好。”她说。

直到这会儿,她们才有时间耐心打量起周围。

这里就如艾德琳之前说的那样,是一座岛屿,但是与成人礼那天的岛屿并没有什么相似之处。这里的土地是大块的红色,就连礁石都染上了红。更别说花草了。

除了远处的树和草,这里一朵花都没有。树木郁郁葱葱,草也很旺盛,却没有疯长成半米或是一米高。它们乖乖的匍匐在地上,当个安静整齐的草坪。

“感觉有血腥味。”艾德琳耸了耸鼻子。

在两人走上岛屿的那一刹那,艾德琳只觉得自己的心情突然就平静下来了,她没有再皱眉,所有的表情都那么激进,这会儿又变成了那个有些小傲娇的人鱼小姐。

“嗯,泥土都是血染红的,沙子里也有红色。”维尔淡淡道,“我刚刚踩到了根手指骨,不小心踩碎了。”

“你们人鱼有什么传说吗?”维尔蹲在地上把那节踩碎了的指骨捡起来看,然后刨了刨旁边的沙,没有再看见任何骨头。

艾德琳抬手引过海边一缕水流给她洗手,“嗯……什么类型的?”

“例如,杀戮?或是什么大战之类的。”

“不知道。”艾德琳皱眉,翻了翻传承记忆和她到处听到过的故事,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个,“人鱼族的祖先塞壬。”

“塞壬?”

“怎么了?”

“我知道。我出生的时候他死了,听说活了好多万年,各个种族快烦死他了,到处捣乱,都叫他老不死。”维尔啧了一声,吐槽道,“我从传承里翻到他不呆在粉红海,竟然想和龙族签约当龙骑士,说是要飞上九重天打天族,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鱼,龙骑士是说签就能签的吗,是要拿命抵的。”

艾德琳噗呲一声笑出声,“我的记忆里的塞壬可是非常厉害的。”

维尔吐舌,嘴巴毫不留情,显然也顺带记恨上了要当龙骑士的事儿,“你的当然厉害,刻在你们人鱼传承里的东西是要被历代人鱼观赏的,要是把这些事儿记进去给后辈看,他还要不要面子啊。”

人鱼小姐幽怨地看着她。

“行行行,你说。”

“塞壬是海神手下的大将,传说里,听说他本是九重天的天族,被撕去了翅膀,落在海边。”艾德琳说道这里,瞪了想插话的傻龙一眼。

怪不得想签约龙族上天打鸟。维尔心道。

就算维尔没说话,艾德琳看着对方眼睛里几乎把所有内心想法表现的样子,环抱着双臂,盯的恶龙小姐打了个冷战。

“塞壬可以将双腿变为鱼尾,骁勇善战,凶猛无比,据说这就是我们人鱼族最早的祖先。之前办成人礼的海岛,若是没有人鱼族的族人带路,别的种族是怎么都找不到地方的。加上情况特殊,所以一般只有成人礼的时候,所有的人鱼会聚集在一起开相亲晚会。”

“实际上这个所谓的成人礼,在我眼里,应该类似于祭奠塞壬这样。人鱼族只对爱人有情,大多数的族人并不想限制自己的一生,若是对方是个弱小的人类,不出几十年,人类死了,族人也得郁郁寡欢。所以,聪明点的族人们只会去海面上抓人,抓个喜欢的下来玩玩,反正一辈子那么长。”

艾德琳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不知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

维尔看着她的样子,故意问道:“诶,人鱼能活多久?”

“短点儿也得五六百年,长点活上万都没问题。”人鱼小姐似乎从没思考过这种问题,她皱眉想了好一会儿,才又不确定的补充,“好像我们人鱼都是抑郁死的,我从没听说过哪个人鱼是老死的。”

“为什么会抑郁?”维尔觉得奇怪,随后想了想又道,“无所谓,反正你和我在一块我绝对不会让你抑郁的,我能活几万年,我希望你就可以跟我活几万年。”

艾德琳瞪着宝石蓝的眼看她,“那要是你死了怎么办?”

“呸呸呸!我们龙族长寿着呢。”她嘻嘻嘻笑着,觉得自己赚翻了。

他们龙族,可是能活几千万年的种族,若是以后突破不小心成了龙神,更是不得了。人鱼小姐只能被她锁在自己的周围,没了她会抑郁而死,而有她的存在,她就会带着她活上几千万年,把这整个世界都翻个底朝天。

人鱼小姐暴躁的拍了她一巴掌,皮糙肉厚的龙小姐只觉得自己在被挠痒痒,还挺舒服。

艾德琳翻了个白眼,转回自己的话头,继续道:“成人礼的岛屿只有成人礼当天,夕阳西下时别的种族才能看见岛,剩下的时候只能看见一片雾,别说走进来了,入口都看不见,万一误入,走错路进去就能直接被搅碎成泥。”

她伸手拿过恶龙小姐手里的藏宝图,在知道这里具体是哪里的情况下,艾德琳终于能看懂那些乱七八糟的线条了。她指了指凹坑的位置,说:“这里应该是所谓的宝藏,大概是在山顶的地底下的意思。”

“刚才地上那么多血,我翻了传承却只能翻到这个岛屿是塞壬生前居住的,结合你刚刚说他一直想上九重天,所以大概可以猜到……”

“两方打的不分胜负的样子吧?”维尔接道。

塞壬这条鱼,真的是一点都不老实,犯了错后背撕了翅膀,然后扔在了海边,便变化出人鱼的尾巴,在海里觅食求生。可他从来没有放弃过打回九重天。

维尔没说的是,因为塞壬能变成真正的人类,所以他确实有成功和一匹黑龙签订了骑士条约,这个条约十分霸道,在塞壬的压制下几乎变成了主仆契约。

所以,海边些血,其实并不是什么人类被屠.杀或是什么大战留下的,而是巨龙违背契约和塞壬拼命流下的血。

龙族自愈能力极强,血液和肉都可以强化身体和力量,塞壬和巨龙打完架后,巨龙被契约压制的情况下,不出意外肯定是输了的。塞壬屠了龙,这里就有了这么多的血。

至于这节人类的指骨,恐怕是在成人礼那天误入海岛最后被人鱼族灭口留下的。

这些事儿是维尔猜的,但也差不多八.九不离十了。

艾德琳当然不清楚这些,她才活了十八年,这十八年在海底,天天过的一顿饱一顿饿,好不容易混了成年,当然不清楚这些。

到底还是单纯。

维尔勾唇笑的一脸荡漾,蠢相几乎辣瞎了艾德琳的眼睛。

单纯好啊,单纯好拐。

活了一万年的老龙如此阴险的想到。

不过故事也搞清楚了,维尔对里面的宝贝也没了兴趣。塞壬这种鱼,不论是从艾德琳嘴里说的那样,还是像她传承记忆里的那样,都不像个会安安静静和普通人鱼一样喜欢寻找收集宝石金块的家伙。

宝藏没了,恶龙小姐瞬间失去了一大半的兴致。剩下一小半留着,还是看在艾德琳可能会得到好东西的份上。

人鱼圣地嘛,总归得给后辈族人留点什么吧?的吧……可能也许大概吧。

恶龙小姐也不是很能肯定。

接下来的路果然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龙小姐伸出翅膀,扇了几下就到了山顶,两人花了不少时间找山洞,终于在一堆草丛后发现了个地洞,还被石头挡住了。

维尔一拳头就把石头砸成了粉末,力道控制的很好,下面的泥土草地没有受到一丝惊扰。

“这么小?”维尔惊讶。

“什么?”艾德琳盯着眼前大到几乎像个刻意开出来的洞府一样的地洞,“这么大的洞,一起进?”

维尔:“……”

艾德琳:“……”

两人相对无言,却在同一时间理解了对方眼里的无语。

艾德琳跳下地洞探了探虚实,又爬上来牵住傻龙的手,将人慢慢的带下去,“人鱼族的血脉稀释至今,除了金尾人鱼,别的人鱼根本不能比拟塞壬。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就大概知道了,传承记忆里,血脉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东西,这里关于塞壬,所以血脉越纯净,看到的地洞就越大。”

她的眼里划过一丝揶揄,勾唇优雅的行了个贵族礼——这是跟之前在岸边被抓走的贵族小姐学的,“所以,我想让你陪我,去看一下人鱼族的传说之地。”

地宫很大,起码在维尔眼里显得很大,不仅大,还很精致,看风格,似乎与那日的成人礼是同一种风格。

墙壁上镶嵌着夜明珠,却怎么也没亮起。

“维尔,在发什么呆?这么亮的地方,不需要我牵了吧?”

维尔:……

此时此刻,恶龙小姐只觉得塞壬是个心机婊。

真·心机婊。

“我看不见,我视野里一片漆黑,就连我本来的夜视能力都消失了。”维尔的表情十分严肃,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艾德琳瞅了她一眼,就瞬间明白是什么情况了。

她说:“墙壁上全是发亮的夜明珠和宝石,不过地上没东西,前面有一扇门,门坏了,我们直接进去吧。”

维尔看着面前的墙,决定全心全意的相信亲爱的人鱼小姐。她想,要是自己一个人来寻宝,别说寻宝了,恐怕门都找不到。

这里许多地方确实都是幻觉。维尔跨国那扇门,这才觉得眼前突然亮了起来,正如艾德琳之前所说的那样,墙壁上镶满了夜明珠与宝石,长长的走到不仅不阴森,更是显得华贵无比。

“宝藏!!!”维尔看着远处的堆成几堆成山的金子和闪闪发亮的石头,虽然开心的一批,但依旧没贸然的冲上去。

鬼知道这到底又是不是她的幻觉。

她看向身旁走到中间石柱旁的艾德琳,想了想,还是站在原地没动。

这里是人鱼的领地,并不欢迎她这条龙。

艾德琳余光中瞥见她的动作,宝石蓝的眼里,几乎藏不住笑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