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对我说用力草我,撕开旗袍乳罩

热点 2020-07-01 00:04:45

拾柴?

楼青青手指下意识搅了搅手上拿着的手帕,导致上面绣着的活灵活现的蝴蝶微微扭曲。

咬了咬粉色的唇瓣,楼青青不甘心的看了看山上,眼见没有自己想看的那个人的身影,她拽了拽手帕,转身直接离开了这里。

她也知道,明心这一去,不到天黑是不会回来的。这样的话,她就是在这等也等不到什么的。

山上,明心打拳打的认真,不知不觉,就已经中午了。

收拳站直,一回身就见敖情正侧躺在树枝上,闭目养神。看见那张闭上猫儿眼后,少了两分狡黠灵动,多了几分悠闲平静的华美容颜,明心躁动的内心也不由平静下来。

思及自己之前心里繁杂的种种念头,再看看无忧无虑的敖情。

明心无奈的摇摇头,心里一时复杂难言,转身向密林一侧走去。

两刻钟后,明心拎着一只处理好的小野猪崽走了回来,拾柴生火,小心的烤着。

树上,敖情鼻子微动,嗅了嗅,睁开猫儿眼,伸手一撑坐起身,一举一动间仪态天成,自有一种从骨子里带出的优雅。

伸手顺了顺满头金发,她眸子亮晶晶的看向明心,最后落在小猪崽身上,鼻子又动了动,低声说,“嗯,好香,明心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明心抬头看了她一眼,手中转了转,说,“醒了就下来,正好烤好了。”

敖情身影一晃,就在明心对面坐下,双眼直直的盯着被烤的滴油的猪崽。 

明心微笑,伸手摸出一把匕首以及洗干净准备好的树叶,小心的片好放在树叶上,递给敖情。

敖情接过,笑眯眯的看了眼明心,说了声多谢啦,就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人生,唯美与美食不可辜负也。

两个人在山上逗留了一天,眼见金乌西沉,明心才背着临时准备的一大堆柴火下山回家。

夜间,明心盘腿坐在地上一个草编的蒲团上。

对面,敖情正舒舒服服躺在床上,闭目休息。

看着对面睡得香甜的敖情,明心唇角微勾,开始了修炼。

明心父亲早逝,寡母抚养长大,可他八岁这一年,寡母也没再撑下去,病逝而去。

八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却也算懂事了。

为着明心父母留下的这个院子,也有亲戚想要收留他,可明心却不愿意寄人篱下,坚定的拒绝。自己撑着两分骨气,拾野菜,摘野果,学着做陷阱抓些小动物,也算活了下来。

敖情找到他的时候,他瘦骨嶙峋,小脸蜡黄,却有一股子从骨子里透出的坚韧倔强。

说不上当初心情有多复杂,敖情暗暗跟着他好几天,眼见他平日里的生活有多艰难,即心疼又酸涩。这才打破原来只准备暗地里看着他长大的计划,现身和他见面。

一开始,明心是震惊且警惕的。

直到和敖情相处半年后,感觉她并无恶意,这才慢慢放下心房。并且,在之后的生活中,越来越习惯这个人的陪伴。

不过——

对敖情身份以及目的的猜测一直深藏在心底。

同时,还有敖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的恐慌围绕着明心。

明心偶尔会想,落水之人一旦遇到浮木就会紧紧抓住。

敖情对他而言,大概就是那根浮木。唯一,且不可替代。

敖情刚刚出现在明心这个破旧的家的时候,由于房子小而破,只有明心所住的这间房勉强算是完整,敖情又不愿意露出行迹,一直都是在明心屋里的地上打坐休息的。

不过,这一点自从明心锻体功一层小成之后,就改变了。

明心自发自觉的要求在地上练功打坐,把床让给了敖情。

其实,一开始明心就说过要坐在地上,可被敖情拒绝了。

他至今还记得敖情说的话,直接却暗含关心,“你身体这么弱,地上坐个半夜怕就会生病了,别瞎折腾。”

对,不瞎折腾。

所以,明心没再坚持,只在他修为小成,身体强健之后,才又提起这件事。

这一次,敖情没再一口拒绝,笑吟吟的看了眼明心后,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于是,从哪儿之后的这五年来,两个人就一直如此。

敖情享受,明心甘之如饴的看着。

晨光初乍,朝阳微淡的光芒穿进撑起的木窗落进屋内,唤醒了敖情。

敖情转身,蹭蹭自己香香软软,和明心这个破旧的家格格不入的枕头以及被子,看了看周围略显陈旧的一切,眨眨猫儿眼,略有些恍惚。

敖情虽然修为大成,早已成年,可她偏偏就是喜欢这种躺在软绵绵的被窝里睡觉的感觉。

这,大概是敖情当初和小明心在一起的时候,养成的习惯吧。

当初,也是这种陈旧的木屋,也是这个人。

可惜,后来都没了。

敖情忽然有点感伤,不过这点感伤也只留存了一会儿,就被她挥去。

过去的已经过去,抓紧现在,掌握未来,才是最重要的事。

唔,真的好怀念自己堆满奇珍异宝,舒舒服服的龙宫啊。

敖情心说,起身穿上云纹靴,踩在虽然干干净净,却难掩凹凸不平的土质地面上,走出屋外,懒散的靠在门边,看着正认认真真的给菜浇水的明心。

朝阳初生,露水还未散尽,折射出灿烂的光芒。

院边矗立着一株常见的槐树。

此时,正是人间五月,槐花开的灿烂,一串串的挂在树梢上,花香四溢。偶尔有开败的花瓣落下,甚至有两瓣淘气的落在明心肩头,然后随着明心起身的动作缓缓落在地上。

美人,美景,不外如是。

明心若有所觉,一回头对上敖情闲散的目光。

下意识的,他本来淡漠的脸上立即就扬起一个微笑。

敖情微笑,正准备说话,忽然若有所觉的看向了院门外。

明心眉微不可查的一皱,眼中失望一闪而过,跟着看过去,就见一个穿着粉色绣花裙,踩着精致绣鞋的姑娘带着温柔的笑容,向自家这个院子走了过来。

楼青青?她来干什么?

这个问题明心疑惑,敖情也疑惑。

三个月前,敖情离开之前,楼青青和明心就见过几面,顶多算是陌生人。

可现在——

看着有些羞怯的看着明心的楼青青,敖情的眉皱起,看向明心,说,“她来找你干什么?”

相比敖情打量着楼青青,明心第一反应就是看向敖情。

一直以来,他隐隐可以感觉到,敖情好像不怎么喜欢楼青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敖情不喜欢,他自然也不会喜欢。

果然,一转身明心就见敖情正有些惊讶不解,以及眼中难掩的厌恶。

跟着就听见了敖情暗带冷意的话。

明心心中一紧,微有些慌乱,可他还是力持平静,脑中急转,说,“应该,应该是为了报答我。”

“报答?!”敖情目光落在楼青青身上,忆起自己脑中的记忆碎片,就是这个人,把自己剥皮拆骨抽筋,甚至打散了自己的残魂。

就是这个人——

纵使见过很多次,可再次见到,敖情心中的杀意还是不可抑制的浮起。

紧跟着,晴空忽然一声雷响,唤回了她的神志。

心中一声冷笑,敖情看了眼倾泻下巨大威压的天空,心里暗骂天道混蛋,看了眼明心,冷声说,“晚上再找你算账。”

跟着一甩袖子,金影一闪,敖情就离开了明心家里。

惹不起,她还躲不起了。

心里正忐忑间,明心就听见了雷声。

紧跟着,就见敖情向来带笑的脸忽然变冷,撂下一句话直接离开。明心心中忽的一空,跟着就是无止境的慌乱。

这种慌乱,直到明心反应过来敖情说晚上找他算账后,他才算稍微平静下来。

算账他不怕,只要敖情不离开就行。

“明心。”院外,看着明心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门口,丝毫没有关注自己,楼青青心中略有些失落,咬了咬唇角,声音轻柔的叫道。

这一声,引得明心忽的回身,看向楼青青。

不知为何,一对上明心的眼神,楼青青心里瞬间一紧,下意识后退一步,淡粉的脸颊都变得惨白。

楼青青这个样子,立即惊醒了明心。

他眼睑微垂,收敛起了眼中的冷意和煞气。这才又抬眼,冷淡的说,“什么事?”

见明心这样,楼青青心中的恐惧才算散去。

她疑惑的看了眼明心,见他还是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不由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出现幻觉,看错了。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看了眼明心俊秀的脸,楼青青又是一羞,立即就忘了之前的害怕。

又上前一步,说,“我就是来看看你,我昨天来,你不在。”

明心眉眼不动,说,“多谢,不过不用了,男女授受不亲,楼姑娘还是早些回去吧。”

楼青青一滞,脸色瞬间煞白,眼圈瞬间红了。

可即使这样,楼青青还是忍不住看了眼明心。

见对方毫不怜香惜玉,依旧满脸冷漠。这才死心,身影微晃,转身裙角微动,疾步离开。

再怎么喜欢,楼青青也只是一个年方十四的小姑娘,被人这么毫不留情的拒绝,也是受不住的。

看着对方的背影,明心丝毫不为所动,接着说,“人多口杂,流言误人,还望楼姑娘以后也莫要过来了,以免途生困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