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液白浊硕大缓缓流出,叔叔不要在插了

热点 2020-07-01 00:04:02

方翼被她的眼神看得直发毛,中气不太足道:“我……十九。”

“我去,这么小!”

圆圆看着显小,其实已经二十七了。想到方翼年纪轻轻就演了程喻章的男二,她感到荣幸的同时又有些说不出的压力。

“我比你大十岁!以后你得叫我姐才行。”圆圆煞有介事道。

方翼不明所以,以为她真要自己喊姐,试探道:“那……圆姐?”

圆圆噗嗤笑了一声,脸上露出得逞的笑容。

“圆圆,你别瞎闹。”

小K不知道什么时候抱着一堆剧本走了进来,她招呼方翼在桌前坐下。

方翼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捉弄了,他无奈地笑了笑,开始专心看剧本。

圆圆这人看着不靠谱,做事却是无比贴心。方翼看剧本的间隙,她就在旁边问他的生活习惯,包括爱好、饮食忌口、学习成绩、家庭背景,方方面面都仔细地问了一遍,还用笔做了记录。

家庭那一块方翼没有多提,只说自己是单亲家庭,由外公外婆抚养长大,其他的都如实告知了新助理。

“下午老板杀青,晚上估计就回S市了。安姐订了茶圣的包间吃晚饭,到时候你也一起。”

听到计泽要回S市的消息,方翼隐隐有些兴奋。这些天他怕耽误计泽拍戏,都没怎么敢打扰他,只在微信上发一些日常的问候。现在计泽终于要回来了,他片刻都坐不住。

“圆圆,小K,那我先回学校一趟,晚上再去茶圣。”

挑完剧本,方翼道。

“好啊,那就晚上见咯,小帅哥。”圆圆冲他摆摆手,笑得一脸亲切。

出了云梦泽大门,方翼松了一大口气。他先去了趟银行,给外婆寄了一笔钱,又去商场里买了几套衣服。

想到计泽今天杀青,或许可以给他送个礼物,感谢他在剧组对自己的照顾。方翼又去男装楼层那儿逛了逛。

衣服计泽肯定是不缺的,他身上穿的都是当季高奢或者定制服装。手表嘛,计泽手上随便戴的一块表都抵得上方翼的片酬了。方翼越逛越是灰心丧气,不知道送计泽什么好。

经过一家饰品店时,方翼脚步一顿,脑中突然有了想法。

他记得计泽经常要穿西装出席各种通告,或许,可以买一对袖扣……

方翼挑了大半个小时,总算在一个品牌专柜里挑到了一对银色的、镶嵌蓝宝石的袖扣。虽然价格让他肉疼,但方翼还是咬咬牙买了下来。

真好看……

坐在步行街的台阶前,方翼把那对袖扣看了又看,想象计泽看到他的礼物时惊喜的样子,嘴角更是不自觉翘起。

他盖上盒盖,把袖扣收进贴身的裤兜里,正要出发去茶圣,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他拿出来一看,瞳孔猛地一缩。

路与非:我在枫丹401,快来jwwadf

路与非出什么事了吗?方翼心头一凛,立刻回拨过去,然而那头已经是关机状态。

方翼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枫丹酒店离这儿不远,打个车过去就十来分钟。方翼赶紧叫了出租车,途中也不断给路与非打电话。

结合路与非这两天的消极状态,方翼原本担心他想不开,做什么傻事。可这条短信似乎暗示的是他遇到了什么危险,不然不会连信息都发不完整就关了机。

不过,路与非人际关系一向很好,方翼实在想不出能有什么人跟他过不去。

到了酒店楼下,方翼先给圆圆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去枫丹酒店看一个朋友,可能要晚点到茶圣。他不想让其他人为他担心,只字不提路与非可能遇到危险的事。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下,他就不信真有人敢明目张胆地作恶。

蹭酒店客人的卡上了电梯,方翼握着拳,一出电梯就快步走到了401门口。

准备敲门前,他四处看了看,见尽头处有一个清洁储物间,顿时心生一计。

“客房服务。”

他按下门铃,学着电视里那一套道。形势不明,他怕最后是误会一场,也不敢擅自报警或者告诉酒店的动作人员。

“不需要。”

里面传来一个声音,并不是路与非的。方翼心中警铃大作,他把手机调成静音状态,开了录音塞到衣服里。

“客人,是这样的,有其他客人看到这个房间里有烟雾,我们酒店是禁止室内吸烟的,我们想确认一下——”

咔哒一声,401的房门打开了,一个高壮的黑衣男人站在门口,神色不悦道:“没有人吸烟,你们看错了吧。”

方翼拉下口罩,和声道:“我需要进去确认一下,给您造成麻烦了,不好意思。”

“快点。”

男人似乎很不耐烦,开了门让方翼进去,小声催促:“我们苏总在休息,你别打扰他,看完就快走。”

这是个很大的套间,客厅、主卧、浴室,一应俱全。经过卧室时,方翼多留了个心眼,仔细看了看床上侧躺着的中年男人,的确不是路与非。

会不会是路与非跟他开玩笑,恶作剧呢?之前在剧组的时候,路与非有时候也会跟他开些打打闹闹的玩笑,比如故意抓些小虫子扔到他身上捉弄他、揪着他领口灌冰水等。

可是那条短信,还有路与非怎么也打不通的电话,又怎么解释……

“打扰了,不好意思。”

在套房里看了一圈,方翼也没看到什么可疑的。正要走出房间时,他突地听到了一阵细微的响动。

是从浴室传来的。

方翼这才意识到,从他进房门开始,那扇浴室门一直是紧紧关着的,而且身后那个黑衣男人偶尔还会瞥一眼那个方向,神情有些紧张。

方翼整个人都绷紧了,他握紧拳头,拼命让自己冷静。转过身,他看着男人,微笑道:“对了,之前住在这里的客人说浴室的水不够热,不知道现在问题解决了吗?”

提到浴室,男人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早就解决了,你回去吧,没你的事了。”

他拉开门,作出请方翼走的姿势。方翼点点头,作势要走,脚刚踏出去,却猛地收回,转身一脚踢开了浴室门。

“唔唔……”

他拉开浴帘,果然看到路与非衣衫破烂,两手被绳子绑着,蜷在浴缸里不断挣扎。他心中大惊,两步走过去拿下他嘴里的布条,刚要替他解绳子,路与非的表情突地大变。

“小心!”

身后传来风声,方翼尽管偏了身子,没被黑衣男踹中,还是跌在了地板上,兜里正在录音的手机也滑了出来。

男人瞟了眼地上的手机,抬眸看向他,戒备道:“你不是工作人员,你到底是谁?来这儿干嘛?”

“警-察。”方翼眼神转冷,拿出演戏时的架势,手摸向腰间:“我接到群众报案,这儿有人非法嫖-娼。”

“方翼……”

路与非在后面拼命摇头。

“呵,就你这身手?吓唬谁呢,还敢装警-察。”

中年男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浴室,他站在黑衣男的身后,看着方翼,轻蔑一笑:“你是路与非的小情人吧?怎么,路与非叫你来的?”

方翼额头都是冷汗,他摸出腰间的瑞士军刀,挡在路与非面前。

“我来之前已经报警了,你们赶紧放人,不然全部完蛋。”

中年男瞥了眼黑衣男,后者会意,立刻走到方翼面前,要夺他手里的军刀。方翼虽然经常健身,体格还算强壮,但在练家子面前,根本不是对手。没几分钟就被黑衣男擒住双手,抢走了军刀。

“小家伙,太嫩了点吧。你说你报了警,我就相信啊?”

中年男啧啧了两声,看着方翼被绑住手腕,脸上露出愉悦的笑容。

“不过长得倒是不错,比路与非带劲。”

他伸出手,放肆地在方翼脸上摸了摸。

“滚!”方翼眼底几乎要喷出火来,恶狠狠地看着他。

“你别碰他!”

路与非看到这一幕,气得一口银牙都要咬碎,拼了命在浴缸里挣扎,奈何他手腕上的绳子绑得太紧,怎么磨都没办法松动一分。想到自己连累了方翼,他更是悲从中来。

“路与非,你装什么清高呢。”

苏总背着手,目光轻-佻地看向浴缸里的男生:“你可别忘了,是你自己答应跟我吃饭的,我给你房卡你也没拒绝,上了床又开始装贞-洁烈妇了?你这是既想当biao-子又想立牌坊啊?”

路与非咬着牙,清秀的脸上浮出一道泪痕。

“我后悔了……我TM后悔了不行吗?”

方翼听着两人的对话,大致经过全明白了。

他没想到路与非因为角色被抢,一时失意,竟然会做这种自甘堕落的事。可看到路与非悔恨的样子,他又不忍心苛责他。

“有什么冲着我来,你别动他!”

方翼心中有了计较,这个叫苏总的长得一脸油腻,还有个肚腩,体力估计不行。只要他能近苏总的身,肯定能制住他,之后就可以威胁黑衣男放人了。

“喲,挺情深意切啊。”

苏总的注意力又转回了方翼身上,他以为两人是小情侣,看着方翼英俊而略显青涩的脸,他喉头动了动,眸色有些幽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