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破丫头身小说-黑人把老婆快干废了

热点 2020-07-01 00:02:21

李惊羽目光冰冷,眼神闪过一丝杀机,一把扯住易白的衣衫,将易白拉到自己的面前,脸色冰冷,双目圆睁地瞪着易白,声音低沉地吼道:“素素呢?若你敢辜负了素素,我一定杀了你!”

易白本就深深自责,如今遭李惊羽质问,心中又更加惭愧,念及李素素新婚出嫁,自己却未将迎娶入门。如今,自己与李素素皆身处青云门,一个是青云峰少主,一个是药道峰高徒,彼此不能相见,心中不由地更加羞愧自责。

“放开他……”

七彩虹桥之上,茫茫青云之下,叶凡缓缓地踏着步伐,一身青色的长衫,面色异常地冰冷,眼神里透着漠然与寒冷,步伐清逸而悠然,恍若清风拂岗,飘若柳絮吹风。

青云峰之巅,空气变得异常地寒冷与稀薄,似凝固的冰霜,无比寒冷;又似强烈的寒流压境,无比压抑。

李惊羽微微皱眉,眼神冰冷,面色愤怒地看向叶凡,手中的锡杖不由地握紧,心中寒冷若冰谭,不屑地轻哼一声,冷冷地喝道:“拦路犬吠,真的很噪耳……”

空气就这样凝结到冰点了,愈加地稀薄,愈加地寒冷,愈加地凝重,隐隐竟有冰霜碎裂的响声。

叶凡的眼神越来越冰冷,脸色越来越冷漠,手中长剑微微地颤抖,似彩蝶震动着飞翼,随时都会振翅御翔。

突然,一道白芒自叶凡手中的长剑上闪现,飞速地直射向李惊羽的颈间,去势之快,犹若疾风,恍若迅雷。

李惊羽看着那疾驰而来的剑芒,冷哼一声,脚步并未轻移半分,而是握紧着沉重黝黑的锡杖,迅速地举起锡杖,直指苍穹,又迅若疾风地向着青石地板狠狠地落下。

顿时,青石板裂成粉碎,塌陷下去,那锡杖所落之处,瞬间一个巨大的卍字真言向四面八方直射而去,眨眼之刻,便已铺满了殿前青石地板。

虚空之中,佛光闪现,八尊佛相皆虚空而立,皆做怒目金刚之相,将李惊羽护在中央,李惊羽双手合一,脸色犹若宝佛庄穆,虚空而立,口念佛经,身边的锡杖,叮叮作响,无风自主地旋转着。

此时,叶凡长发飘飘,虚空而立,眼神冰冷,面若寒霜,看着直射而来佛家卍字真言,手中长剑一挥,顿时空中的气温又生生地降了几度,长剑微微吟唱,飞速地劈向袭来的佛家卍字真言。

苍穹阴沉,六月飞雪,疾风劲,逝雪断流,白雪飞。

叶凡手中的长剑越挥越快,剑芒冰冷苍白,竟然引动了苍天,晴空而雪。

长剑萧萧,落雪飘飘,冰冷的剑芒隐匿于苍白的雪花之中,即若流星,向着那八尊佛相直刺而去。

易白早已被这浓郁的气流推到一旁,眼睁睁地看看这俩人争斗,多次劝阻,却皆被俩人直接无视。

这叶凡与李惊羽皆是天纵奇才,本是青云门与天音寺年轻一辈的佼佼者,皆是尘世明珠。只要相遇,必有争斗,这两堆干柴都是高傲难驯之人,只是今日遇到了火星,便直接燃烧了起来。

叶凡本来是过路之人,因见李惊羽盛气凌人,便心中已是厌恶,又见易白羸弱,身受威迫,却不反抗,实在气愤,心中直觉的,一个毛头小子,竟然来到青云门作威作福,欺辱青云弟子,不由地恼怒。

李惊羽与李素素青梅竹马,感情甚是深厚,这次前来青云门探望李素素,谁知意外邂逅易白,询问李素素近况,易白又吞吞吐吐,必有隐情,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由心中气愤难平。

苍茫苍穹,白雪纷纷。

顿时,青云峰便已是银装素裹,青石地板上,已覆盖了厚厚的积雪。

叶凡手握长剑,长剑长三尺,剑身冰寒如霜,泛着隐隐冷光,此剑正是逝雪长剑,乃青云门数一数二的名剑。

逝雪剑微微轻颤,剑芒大盛,甚是刺目,引动着天地苍雪飞旋,犹若苍茫巨龙铺面而来。

叶凡双目皆寒,面色冰冷,足下莲动,犹若漫天白雪中的一粒微雪,诡异而莫测的身影,飘逸而随行。

逝雪长剑发出阵阵白色光芒,与这晴天苍雪合为一体,以毁天灭地之势,遮天蔽日地向李惊羽直刺而去。

李惊羽拿起沉重的锡杖,恍若无人地站在青云大殿前,任由风雪吹刮而来,脚步轻轻一迈,顿时八尊佛相瞬间化作景色星辰,随风散入苍茫的白雪之中,消失匿迹。

“阿弥托福……”

李惊羽声音低沉地打了一声佛号,脸色越加地悲悯,眼神也怜悯地看着漫天的雪花,低沉地吟唱道:一花一世界,一沙一佛陀,世人皆佛相,我佛自心躺……”

李惊羽口中佛经越来越快,脸色越来越悲悯,犹若大慈大悲之圣者,屹立于青云大殿前,眼神哀伤却不悲痛,看着漫天的逝雪,心中恍若大彻大悟。

那黝黑的念珠于李惊羽的右手间飞速地转动,一道白光浮照在他的身上,远远看去犹若佛陀临世,漫天仙女散花落,虚空白莲朵朵开,细看那白莲之上竟有血丝游动。

青云峰,晴空堆雪,六月飞花,佛花夹杂着雪花,翩翩低垂。

李惊羽看着漫天的雪花,手中的念珠越转越快,口中的佛经越念越快,虚空白莲,天女散花,慢慢散落,随着满天的雪花飞舞着。

叶凡自是知道这李惊羽便要使出绝招,但当他看到此等异象,还是不由一愣,心中自知不妙,手中逝雪剑越舞越快,只见漫天飞雪,叶凡竟消失于漫天的雪花中。

这李惊羽的身上佛光阵阵,目光怜悯,面色悲悯,看着这漫天的雪花,手中的锡杖轻轻举起,低沉地声音响起:“众——生——皆——佛——相”

这正是普度和尚的成名技——众生佛相,如今在青云峰突显,早已经引起众人的注意,那青云殿内的易青云与了愿等人听到异响,也匆忙走出青云殿。此时,李惊羽已经使出了天音寺绝技众生佛相!

易青云眼见那李惊羽面色慈悲,手中的锡杖举起,口中低声吟唱时,心中大惊,早已听言天音寺绝技众生佛相,有昏天灭地之势,弑神灭佛之能,如今被小小的和尚施展,威势大减,却依旧气势强迫,本想出手阻止,心中突转,这众生佛相到底如何厉害,便从这了戒和尚的身上,一窥它的真面目。

突然,天空的雪花停止了飞舞,清逸地漂浮于虚空,无数个巨大的卍字真言却快如闪电,自那黝黑的锡杖发出,讯若闪电地直直击向叶凡。

叶凡一直绷紧神经,时刻戒备着,这天音寺的功法相传甚是高深,不为外人所知,这天音寺绝技众生佛相更是知之甚少、

漫天的佛家卍字真言,犹若一座小山直直地向叶凡压来,叶凡不由地长剑一指,嘴中暴喝:“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苍雪疾风,气温骤降,天色灰暗。这数亿万的雪白的光芒,自逝雪剑上疾射而去,犹若流星雨过境,直接射向佛家卍字真言,众人皆是屏住呼吸,紧张地看着眼前。

天空安静了,叶凡生生地吐了一口鲜血,顿时雪白的大地上一片艳红,李惊羽眼神冰冷地看着叶凡,目光清冷,嘴角也渗出了鲜血。

“青年才俊,不愧是佛家弟子啊!”易青云看着了愿和尚,哈哈一笑说道,“这位了戒高僧的众生佛相甚是刚烈!”

“青云弟子也是蛟龙出海,威仪四野”了愿看着易青云,自是明白易青云的心思,微微一笑,随和地说道,“这位少年的一手逝雪飞鸿,颇有门主当年的风范啊!”

众人皆是相互称赞,便将这一场两派青年才俊的私斗,化解为一场以武会友的友谊赛了,但彼此心中却也各有感触。

易青云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易白,微微一笑说道:“小白,扶你师兄回去休息吧!”

“是!”

易白走到叶凡身旁,扶起叶凡,俩人便摇摇晃晃地向后院走去。

青云峰之巅,青云殿前,雪花停止了飞舞,银装的大地,无尽的寂静。

李素素身着一件红色的轻纱裙,一步一步地走向那青云殿,这是她第二次来青云殿,如今世事易迁,物是人非昨,自己也早已不再是那个梨花村懵懵懂懂的女孩。

这段时日,李素素经历了诸多轶事,自是明白这座青草依依,烟波浩淼,犹若仙境的青云峰,它是多么的幽深,犹若一滩深不见底的深潭,自己只是这深潭中一滴无力反抗水珠。

李惊羽身穿金色袈裟,站在七彩虹桥之上,看着那波澜的天池水,思绪牵扯着记忆,慢慢地想着彼年豆蔻,无忧无虑的生活。

如今,自己早已是天音寺“了”字辈的高僧,天音寺空戒神僧的传承弟子,地位显赫,前途无量,但想到娘亲临终前的嘱托,这天音寺是菩提院的仇人,自己身在仇人的门派,只待他日以了母亲遗愿。

“李惊羽……”

李素素走到青云大道时,便已看到七彩虹桥之上,一黑发金衣的男子,静静地看着那青云天池水发呆,只觉得那身影甚是熟悉,便快步走了上前,只见那人正是一起长大的李惊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