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大叔啪啪啪|扯乳环虐乳针刺乳小说

热点 2020-06-30 21:04:41

边城华鹤楼

华鹤楼的二楼包厢里,正在设送别晏。要送别的是归国公上官寰,来送别的有楚九陵,北郡王,军师和钰璟几个。

本以为上官寰这回多待一段时间,没想到上官寰还是如以前一般,在一个地方不会呆得很久。说上官寰来看儿子,不如说是来游玩。

“国公”,楚九陵举起酒杯,今天他是以一个晚辈的身份来给上官寰送别。楚九陵举起酒杯,其他人也跟着举起酒杯敬上官寰。

此经离去,再见不知何时。钰璟都是无所谓了,他知道父亲是一个不愿意受拘束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在一个地方没呆多久又去另一个地方。父亲来边城几次,除了有任务,就是看他。他和父亲的关系已经缓和,日后父亲不在边城,他多写几封信就是了。

“国公,此别离,不知何时再见?”,北郡王比大两三岁,北郡王因为失了郡主,头发变白,眼角皱纹很明显,看起来老很多。上官寰则不一样,岁月只让他看起来更加沉稳,他的面容如二十八,头发乌黑,鹰眸锐利。

“郡王若是想我,大可跟我走”,上官寰打趣。

“不……不……”,北郡王一边说“不”,一边摇头。“我的囡囡在边城,我还要找他”,他好不容易得到殿下的允许就在边城,他跟上官寰走。

“那就祝郡王早日找到郡主”,上官寰敬北郡王。北郡王的事他已经听说了,但愿那个人真的是郡主,不然北郡王老两口子实在可怜。

“国公吉言,我一定回找回囡囡”,很快,他也是有女儿的人。

“父亲,敬你”,一遍下来,终于轮到钰璟了。

“嗯”,上官寰一饮而尽。该说的昨晚他已经说过了。

“上官伯伯,飞陌敬你。你放心飞陌会想你,比钰璟更想你”,马屁精顾飞陌上线。

上官钰璟哭笑不得,到底他是亲儿子还是顾飞陌是。

顾飞陌后,接下来少景。

喝过酒后,大家开始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菜后,上官寰便起身到窗户。他已经几天没睡好过,也没有胃口。之所以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自由自在的人,不愿受束缚,才寄情于山水。但是有谁又能知道,他走那么多地方,无非就是找她。

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上那里的最高楼,然后俯视地上走来走去的人群,期待能在人群看见那一抹身影。

寻子说他欺骗自己,她已经过世那么多年了,为何他还这么执念?连他自己也不明白,没有她,他变成了行尸走肉。那抹身影已经在心里消失了很多年,到底是什么让他坚持了那么多年?想到这,上官寰把手里的就算喝完。喝惯了烈酒的他,这回突然被酒呛到。

“父亲,你没事?”

“无事”,上官寰让站在起来的钰璟坐下。

“哈哈……,酒大概是不想国公离开”,军师半开玩笑。

上官寰笑而不语,今天他是一定要走,他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了,等送别宴结束后,他也该走了。他把酒杯给寻子,继续往窗下看,但是这一看,就让他的眼神定住。那是……上官寰激动过度。

是溪儿,一模一样。上官寰不顾仪态,冲下楼。其他人都被上官寰的动作吓了一跳,国公平常可不是这样的。

“花豆怎么还不回来?”,都这么久了,看她等下不好好教训她。每回都这样,小鱼他们还在家里等。

正当欧阳玉溪抱怨的时候,花豆回来了,“小姐,问到了”

“你为何去那么久?”

“小姐,我去第一个店铺问,老板都不搭理我,所以我又去别的地方问了”,所以有点耽搁了。好吧,她是看到稀奇古怪的东西入迷了一会儿。

欧阳玉溪不点破,回去再说她。“走吧,我们去买菜”

上官寰冲下来,到欧阳玉溪站的地方已经没有人了。他往四周找了,一个人影都没有。他确定自己没看错。溪儿还抬头看了楼上,那么她是不是会看到他?

上官寰失魂落魄,为什么他不早点站到窗口,这样他就可以早一点看见她了。

“国公”,寻子从楼上下来了。国公冲下来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所以晚了国公一步。

“国公,你没事吧”,寻子马上站到他身边,以防有行不轨之人。

上官寰把他推开。他明明看得很清楚,肯定是她。样子没有变,每一个动作都如从前一般。如果要说不一样,那就是穿着不一样了。她穿得很素,他甚至看到了补丁。他的溪儿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一定会找到他问清楚。

“国公,到时辰出发了,”国公今天有点反常。不过身为下属,不是寻子该问了,他只需做好自己的本职便可。

“不走了”,他找遍周朝每一个地方,不就是找她?竟然她在这里,他为何还要走?

寻子以为他听错了,“国公,不是决定今天走了?”,出了何事,能让国公改变主意。一般来说,很难让国公改变他已经决定的想法。只有一个人能让国公随意改变他的想法,可惜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我说不走了”,上官寰很多年以来第一次对寻子黑脸。

“是”

上官寰不管寻子了,他自己到附近去找。寻子差人去楼上告诉大殿下后,跟随上官寰去了。

“什么?你说上官伯伯不走了”,顾飞陌的反应最大。太好了,上官伯伯在这里,他就有一个撑腰的人。

“为何?”,楚九陵也是不解。归国公突然冲出去后,就说不走了。上官寰不走,楚九陵当然乐见于成。上官寰在,收复突厥的时间又提前了。

“好好”,军师哈哈哈大笑,捋了下自己的胡须。这样他又多了一个酒友。

北郡王倒是没反应,他忙找他的囡囡,他没空再找上官寰叙旧了。

钰璟心里很高兴,他没有表现出来。父亲是不是为了他而留下来?不管是不是这个原因,他都不在意了。只要父亲在,往后他们父子的关系一定去民间父子关系一般。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