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水了啊你好甜 再叫大声点我弄死你

热点 2020-06-30 21:02:35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冉夜问,“我是做到这个月底,还是明天就可以不来上班了?”

“贾总的意思是就到今天。”小胡没看冉夜,错开了视线说。“今天大会也说了,工资结算日改了,后天就是下个月的结算起始日。你明天不来,也算刚好三个月结束,算是完整试用期了。”

“明白了。”冉夜点头。

“其实,我一直觉得你挺有才华的。”小胡见冉夜愈发淡定,她反而有点不知所措。“之前开小会,我也跟贾总解释了,咱们老总想让你来专门挑头,开发一个新项目的。只是贾总说,老总之前说的那个项目,想要正式落地,今年一年之内估计都没什么机会了。贾总也是不想耽误你的个人发展……”

小胡解释着,自己却有点说不下去了。这样的话也就哄哄不明白的人,冉夜是个聪明人,小胡也是,这种场面话,实在没有必要。

冉夜摇摇头,说:“你不用解释,道理我都懂。开大会的时候我就想到有这个结果了,没想到的,只是一个月的观察期都没给我留。看来公司最近新项目上投入确实挺大的,不光是裁员预定,连其他几项福利都缩减了。”

小胡没说话,冉夜话里的暗讽她听出来了,可是谁被突然辞退没点怨言呢?冉夜要是一直平静接受,反倒让小胡不安,现在这样,倒是让她心里轻松一些。

“那,这些怎么办?”冉夜指了指墙角的一个纸箱。

这两个月来,冉夜完成的作品都卷好了放在纸箱里,有她觉得满意的,有她觉得不满意的。

“既然公司没有落实这个项目的准备,那这些,我能带走吗?”冉夜问小胡。

“你就留下吧,以后再打算启动这个项目的话,还是用的到的。”小胡说。

用的到,也和我没什么关系了吧。冉夜没再坚持,低头将手边完成了一半的作品卷了起来。

冉夜说:“那这个我拿回去了。这幅还没有完成,半成品就不留下来了。”

这一次,小胡没有再阻止。

冉夜开始平静的收拾桌上的纸、笔、各种画材,以及作为学习参考用的各种画册。所有东西归拢起来竟然数量不少。

冉夜点着桌上的东西,对小胡说:“这些留在公司应该也没什么用了,我就一起拿回去了。而且都是我自己掏钱买的东西,应该不算是公司的公共财产。”

“之前说让你报销的,你也一直没报。”小胡说。

冉夜摇头:“算了吧,都说了等开张了再报销,这都没开张呢,算我自己交的‘学费’。”

“你报吧,之前买东西有发票的,你把票号给我,我帮你报。”小胡坚持,“老总现在在国外,人还没回来呢。他说了要给你报销的,你是老总叫来的人,人走了他没过问,报销的事我们办事的人总该做的。”

“随便吧,也不知道我放到哪了,回去找找,有的话就发给你。”冉夜无所谓。

她在工作上投入的成本,何止眼前桌面上看到的这些。

“可以帮我找几个大塑料袋或者纸箱之类的吗?这些东西,下班的时候我不好拿。”冉夜只是这样问小胡。

下班的时候,冉夜特意在画室里留到了最后。冉夜还打了清水,将画室的桌椅全都擦拭了一遍,然后提着三个大塑胶袋,抱着一个纸箱,离开了小会议室,关上了门。

整个公司里,灯关了八成,手机程序组那边还有两排灯亮着,公司里的一对小情侣凑在一台电脑前。

“还不下班啊?今天情人节,你们两个也不去约会。”冉夜跟他们打招呼,这两个人在年终饭桌上和冉夜是一桌,算是脸熟,也知道他们的姓名。

“冉姐你下班啊,她这里有段程序调试不好呢,我帮她看看。”情侣中的男孩抬头跟冉夜打了招呼,女孩也抬头冲她笑了笑。

冉夜说:“辛苦了,那你们忙,我先走了。”

“好的好的,冉姐慢走,明天见。”男孩招呼一声,又低头帮女友看程序去了。

明天见?明天见不到了。冉夜暗自摇摇头,出了公司。

冬天的天都是黑的特别快的,六点多,天已经全黑了。三个塑胶袋挎在手腕上,书本和瓶装颜料的重量坠的冉夜手腕生疼。公交的停靠点连一个可以放置物品的座椅都没有,冉夜在冬季的夜风中来回换着手,等待着公交的到来。

下了公交,从公交站到冉夜家住的地方步行也有小半站路。白天下了阵小雪,现在雪停了,化掉的水还没干,地上都是湿漉漉的尘泥。因为怕放下之后再拿起来,沾上的泥会弄脏衣服,冉夜一路没停。走进了公寓楼内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放在地上的时候,冉夜的手都快没知觉了。上下了两次楼,冉夜才将所有东西搬回了家。

家里没有人,冉家的两位老人还在国外旅游,对冉夜的事一无所知。

还是先不要告诉他们了,让他们好好的玩两天吧。冉夜想着,而且告诉了他们,又能怎样呢?对现在事没有任何帮助,反倒破坏了他们两个旅游的好心情。

冉夜灯也没开,摸着黑回到自己的房间,外套也没脱,背包随意的丢在床上,人也仰面躺在床上。

眼前黑茫茫的,只有别人家灯光的余辉穿过黑夜和房间窗帘的阻隔,不屈不挠的将微弱的光亮照进冉夜的房间。

“明天,怎么办呢?”

已经有点习惯了规律的上班生活的冉夜,明天又要无所事事了。

外衣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冉夜伸手,拿出了手机,是游戏群里,水泠清在@她的名字。

划开锁屏,游戏群里,水泠清发了几张照片,是冉夜寄给她的那瓶桃子酒。

【水泠清:@冉夜,这个好可爱。】

【冉夜:是吧,你喝了吗,味道如何,还喜欢吗?】

【水泠清:还没有哦,先让我欣赏两天。好看的酒,要心情好的时候再喝,不能浪费。】

【沐寒秋:我嫉妒了,你们都有情人节礼物。】

【云青:所以你搭讪的小姐姐呢,搭讪到了吗?】

【沐寒秋:并没有什么小姐姐,我今天在家里干了一天的装修活。】

【墨离:我怎么觉得你两个多月前就在装修了,还没弄好吗?】

【沐寒秋:还早呢。】

【水泠清:阿夜,零食吃了吗,喜欢那个口味的?】

【冉夜:还没呢,我刚下班回家,等我吃了告诉你。】

【水泠清:好呀,情人节快乐。】

看着这行字,冉夜的手抖了一下,也敲出了五个字“情人节快乐”。

没有情人,也没有了工作,这一天之于冉夜,真是最糟糕的情人节。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