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好大好紧,和小姐怎么过夜不亏

热点 2020-06-30 18:02:35

岳棠鸥转醒的时候,首先听到了赵琳的声音:“医院门口堵了不少媒体记者,除了之前一路跟车过来的,现在又多了临时得到消息赶过来的。你送岳棠鸥来医院的事已经被曝到了网上……”

雁西楼眼皮就是一跳:“网上怎么说?算了,手机给我我自己看。”

赵琳:“你自己的手机呢?”

“坏了。”

“坏了?又砸了?”赵琳忍不住指向他,“你说说这是你今年砸坏的第几部手机了!!!”

“嘘。”魏秦一边留意着岳棠鸥的情况,一边侧耳听着旁边两人的对话,直到赵琳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音量,他也顾不得在心里盘算为什么被评为娱乐圈最好脾气的雁西楼一年要砸坏好几部手机这种事,连忙出声提醒,“小声点。”

赵琳自己也意识到了,投来一个抱歉的眼神,也不再跟雁西楼说些什么,而是转向魏秦,“介意出去一会儿吗?有个事还是要跟你商量一下。”

魏秦知道赵琳要跟他说的肯定还是他俩艺人留下的这个烂摊子,一个多小时前以岳棠鸥晕倒而告终,不但解决方案没定下来,现在又给网友送了新料。

在岳棠鸥昏迷期间,魏秦也上网看了,因为着急,他们没特意迂回避开狗仔,因而雁西楼公主抱着岳棠鸥上车来医院的照片已经传遍了网络。

雁西楼岳棠鸥两个名字并列在微博热搜第一上,这一天内已经“爆”了两次。

网络舆论眼看控制不住,想到这儿,魏秦看了岳棠鸥两眼,见他还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便主动跟赵琳出去谈事了。

雁西楼在赵琳出去前,又伸手问他要手机,赵琳还是没给,“不给,我怕你把我手机也砸了。”

雁西楼脸色就更不好了,赵琳不让他看网上的信息,还担心他继续砸手机,不就是说明现在网上的发展是他不想看到的吗?

但是赵琳越不想让他看,他就非想要看看。雁西楼的目光扫视了一下整个病床,最后定格在放在床头边岳棠鸥的那部手机上。

然而这个想法才一过脑,病房门就倏地被打开,刚刚出去的魏秦又进来了,他直奔手机而去,拿到手后又匆匆再度出去。

病房里只剩下岳棠鸥和雁西楼两个人,岳棠鸥闭着眼睛,不过眼珠子忍不住转动了一下,他犹豫着现在要不要睁开眼睛。

只是他现在身体还没恢复过来,面对雁西楼实在太吃亏了。一想到他进来医院的原因,他就气得差点躺不住……

雁西楼的目光却还来不及收回来,他亲眼看到明明还昏迷不醒的岳棠鸥眼珠子转得倒是挺欢快。

装呐?雁西楼刚想戳穿他,转念又露出了一丝坏笑:“啧,这么大医院的病房里居然还有蟑螂。”

岳棠鸥的睫毛颤了一下。

雁西楼继续道:“难道是从太平°间里爬出来的?嘶——爬到床上去了!哇,要爬脸上了!”

岳棠鸥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同时动作迅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抱着被子目光谨慎地在枕头附近寻找着雁西楼口中的蟑螂。

“都醒了还装什么睡。”雁西楼见状凉凉地嗤笑道。

听到雁西楼欠揍的声音,岳棠鸥几乎还没过脑,下意识地就反驳:“要你管!”

扭过头的时候他看到雁西楼的表情,瞬间反应过来,瞪他:“你骗我?”

“这都信,你是多没有脑子?”

“雁西楼,我c你大——我c你本人!”

“头还晕吗,腿还颤吗,还站得起来吗,还没睡醒呢,做什么白日梦呢?”

回应雁西楼的是岳棠鸥掷飞过去的枕头。

雁西楼眼疾手快地躲避掉,突然笑了一下,“你个大男人,竟然还怕蟑螂啊。”

岳棠鸥面色微变,他自认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点蟑螂小虫。但也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暴露过自己的这个小弱点,也不知道雁西楼怎么就那么准,随口扯了句蟑螂就中了。

他威胁道:“不准说出去!”

“哦~~~”雁西楼故意道,“快看蟑螂蟑螂蟑螂满屋子蟑螂呀~~~”

“你!闭嘴!”

岳棠鸥差点又想吐了,太有画面感了,他感觉自己的脑海里装满了蟑螂,恶心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蟑螂的触角一动一动的,真他妈的可爱呀~~~”

“滚滚滚滚滚!!!”

“呃——”魏秦小心翼翼地探进来,“小鸥醒啦?中气挺足,看来恢复的不错。”

看到屋内的狼藉(被丢在地上的枕头)魏秦不由有些担心,“又吵起来了吗?”

倒是跟在魏秦后边的赵琳,绕过他直接一把推开了门走进来,顺便还捞起了地上的枕头,用平淡无波的语气道:“醒来就好,网上的事我跟魏秦已经处理了。”

雁西楼立刻看赵琳:“你怎么处理的?”

“当然是怎么止损怎么来。”

岳棠鸥闻言下意识看了雁西楼一眼,没想到雁西楼也向他看过来,两人的视线对焦了两秒后,又倏地错开了,但是两人的表情都很默契地写上了“不祥的预感”这几个字。

赵琳之前说过最止损的方案就是——

“我已经上你的微博官宣了。”赵琳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怎么看雁西楼,但是显然这话是跟雁西楼说的。

“赵琳你他妈再说一遍?!什么鬼就官宣?我答应了吗?!”

“对啊,我答应了吗!”岳棠鸥附和道,“威逼利诱完,就先斩后奏了,太过分了!”

“太过分了!”雁西楼也愤怒道。

岳棠鸥生气之余,还怼了雁西楼一句,“你他妈别学老子说话!”

“你搞清楚到底是谁学谁!”雁西楼也激动反驳道。

“你有事没事就让我搞搞清楚,搞什么搞,谁要跟你搞!”

“你以为我很乐意跟你搞啊!”

魏秦这会儿不敢不拦了,赶紧拉了岳棠鸥一把,“你才刚醒,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呢,快别吵了,一会儿又该晕过去了。”

“我他妈又不是纸糊的,之前晕过去,怪谁?”

“怪他怪他全怪他。”魏秦低声爱岳棠鸥耳边哄,“咱不跟他一般见识。”

岳棠鸥一脸你他妈有病的表情看魏秦,“老子吃了那么一个大亏还不跟他计较,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嗯嗯嗯,那正好,跟他假装情侣,让他不得不跟你演戏秀恩爱,恶心死他。”

魏秦自以为说话的声音很小,其实旁边的雁西楼都听在耳里,听清他说的什么,不由地抽了抽嘴角。

“你他妈哄小孩呢,还恶心死他,我自己先被他恶心死了。”

赵琳就道:“那就互相恶心呗,看谁先把谁恶心死。”

雁西楼回:“肯定他先死。”

岳棠鸥不甘示弱:“你先死!”

“你死。”

“你死!”

“你!”

岳棠鸥:“你你你,是你!”

争执正激烈,雁西楼突然默了一下,扭头就走。

“你去哪儿?外面都是记者,给我留下来,好好演第一场戏。”

刚刚“官宣”完,岳棠鸥进了医院,雁西楼扭头先走,堵在医院外面的记者拍到了还不知道会怎么发挥呢。

雁西楼黑着脸道:“我去厕所你也要管吗?”

赵琳:“……去去去。”去你的吧。

雁西楼进了洗手间,没人跟岳棠鸥继续吵下去,他终于腾出空来喝了小半杯水。

静默了一会儿,忽然将目光扫射向魏秦,“你也发了?”

“……什么?”

“微博。”

“嗯,当然,毕竟官宣嘛,哪有单人宣的。”

赵琳开口:“合约回头就让人弄出来,以你们现在的关系——”

赵琳回想了一下两人争执的名场面,艰难地道:“让你们合体营业大概比较困难,不过也没事,到时候隔一段时间在微博上互动一下,证明你们没‘分手’就行。你俩现在都在拍戏,在剧组一呆就是几个月大半年的,没时间合体也能忽悠得过去。”

岳棠鸥翻了个白眼,朝魏秦伸手:“手机给我。”

魏秦把手机拿出来递给他:“你要干嘛?”

“删微博。”

魏秦一听吓了一跳,连忙要抢回来,“你想清楚再说。”

岳棠鸥灵活地闪躲开来,点开了微博APP。

“小鸥,只是偶尔发两条微博而已,也未必需要你们合体见面,你要是连微博都不想发,回头也让工作人员帮你发就是了。”

岳棠鸥没有说话,只盯着自己微博主页最新的那条动态看,半天没有任何反应。

“小鸥?”

@岳棠鸥:第一次觉得生病也是甜的,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Mr.sweet@雁西楼

“还是好想删——”更想吐,果然是恶心死他了,见鬼的sweet!

魏秦迅速出手,趁着岳棠鸥愣神的时候成功抢到了手机。

岳棠鸥叹了口气,“凭什么……”

“小鸥,你听我再跟你分析——”魏秦以为岳棠鸥还是不同意,正想继续劝,却在听到岳棠鸥接下来的话时,整个愣住。

“老子的初恋凭什么交代给雁西楼这个狗比。”

“以后大家提起来他都是我抹不去的前任……”

“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岳棠鸥一改之前和雁西楼对吼的气势,语气中竟带点小委屈。

赵琳诧异地看了魏秦一眼,以气声确认:“初恋?”

魏秦狠狠点了下头。

赵琳刚想说话,才刚张开嘴,雁西楼从洗手间里出来,“你是初恋老子就不是?”

赵琳一听立刻抢白道:“你果然没谈过恋爱,之前还跟我吹——”

“你闭嘴,抢什么戏。”

岳棠鸥果然抬眼看他:“你?还没谈过恋爱?”

其实岳棠鸥是不太信的,以前还在网上看到过雁西楼恋情相关的消息呢。

不过心里不信,嘴上却嘲道:“原来是30岁还没人要的老男人啊。”

雁西楼太阳穴一跳:“是28岁!”

“老男人老男人老男人。”

“那也是你的男朋友了。”雁西楼咬牙切齿,冲赵琳道,“你那个什么恋爱合约在哪里,我签了!”

岳棠鸥:“你滚!”

“那也要签了再滚。”雁西楼笑眯眯道,“突然发觉让你不舒服,我心里还挺舒爽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