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性爱过程和感受 熟女奶奶15P

热点 2020-06-30 12:02:20

见自己的妻子神色微恼,伍晟隽自觉地收了声,不再说什么了。

伍晟隽这检查做好了,也没什么事儿了,接下来胡佩慈也就任由他来安排了,自己跟着乖乖的走就成了。

伍晟隽本来是想带着胡佩慈接着去武馆的,但是因为公司的年中盛会,现场的那些他还得过去看一眼才行。

想了想,就直接吩咐蓉蓉把今天要见的两家小公司给推后了,他索性先带着胡佩慈去跑晚会的现场了。

胡佩慈也是没有料到他会这么做,还惊讶了一下,随后就跟着他四处跑了。

餐饮的流程是伍晟隽反复看了好几遍最后敲定下来的,现场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是亲自过目了一遍,这倒是令胡佩慈感到了惊讶了一番。

等这些都弄好了,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胡佩慈见伍晟隽往自己这边来,就顺手把自己手中的冰水递给了他。

伍晟隽身边很少有女人的存在,这举办盛会的地点是固定的,酒店的经理更伍晟隽也很是熟悉。

之前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跟在伍晟隽身边的都是舒格或者蓉蓉,今天这个女人倒是头一次见,不过这样貌和气质倒是绝佳。

酒店经理也是个人精,看一眼,就很知道今天过来的这个女人跟之前的两位助理可是不同的,显然是伍总的女人。

酒店经理露出一抹暧昧的笑容来,对这种事情他也是见惯了,看破不说破的道理他们都懂。

只是在接下里的接触中,酒店经理不动声色的关照了几分胡佩慈,这其中的分寸他把握的是炉火纯青的。

既不会让胡佩慈觉得他很会奉承人,也不会让伍晟隽感到反感。

胡佩慈笑了笑,这酒店经理也是个人物呢,不过也是,能在做到五星级酒店总经理的份上,他的能力自然不能小觑。

虽然酒店经理心里有了大致的估量,但是还是没有想到伍晟隽对待胡佩慈能够特殊到这个地步。

那水可是胡小姐喝过的,伍总竟然是半点都没有嫌弃就直接顺手接过喝了,那顺畅的动作,就好似已经这样做了无数次一般。

要知道,伍晟隽可是有轻微的洁癖的,所以他本人很洁身自好。

酒店经理再看到这一幕后,心里对胡佩慈的估量又上升了一个高度,他心里很清楚,面前的这个女人伍晟隽来说,很有可能就是一个突破口。

想了想过不久的年中盛会,酒店经理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来,看样子,那天会很精彩了。

要知道年中盛会每次的开场第一支舞都是需要伍总来,最开始还是顾源会替伍晟隽商场,但也不能年年都这样。

就好比去年,伍晟隽可是宁愿自己一个人跳独舞,也不肯找个女伴来开场,虽然他的独舞也很赏心悦目。

但当时在场的那些女士可没有几个高兴的,毕竟许多人都想借此机会能够勾搭上伍总然后一飞冲天。

酒店经理看着不远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眉开眼笑的两个人,嘴角微微勾起来,看样子今年就不是伍总一个人的独舞了呢。

等伍晟隽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以后,这才带着胡佩慈去了武馆,两个人在武馆里尽情的击打着。

虽然都是胡佩慈一次次的单方面被伍晟隽虐,但她的韧劲是一点都不愿意服输的,这防身术她是一定要学好的,这可是自己的的自保能力。

人生在世,最后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能多有一技之长傍身,那么在社会上的价值也就更高一点,自己的人生也能过得更顺畅一些。

胡佩慈知道,就凭借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也能够看出来,幕后之人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他频频出手就是为了想要直接解决掉自己。

但是胡佩慈最担心的不是这点,而是伍晟隽最近的公司明显有人在暗中挑拨,这其中有伍家的人,自然也有那幕后之人在暗中推动。

就连伍老爷子都因为这个人暂避锋芒了,可想而知,他的势力有多大。

只是胡佩慈怎么都想不通,以自己的父母交际往来上看,应该是完全接触不到这个男人才是。

他们家是胡父白手起家一点点做到这地步的,自然是比不得那些好几辈的家族有渊源,尤其是这人脉方面更是薄弱。

而且他们胡家也确实是没有什么能值得对方感兴趣的地方,可偏偏就是这样,那幕后之人一直抓着不放。

这点胡佩慈在心里疑惑很久了,到底还是什么原因才会让人这般的赶尽杀绝?

若真的是贪图自己的那些财产,那么,此时的胡雄就不可能还霸占公司和她的家了。

而对方狠辣的手段,胡佩慈也确实是担心极了,她害怕,伍晟隽最后也惨遭毒手,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不明的时候。

而随着她的担忧而来的就是伍晟隽的公司最近这不大不小的风波了,也不知是在试探还是出于别的目的。

胡佩慈自己已经没有别的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唯独在意的就是伍晟隽了,他绝对不能出任何的事情。

也是因此,她才会即使在这么累的情况下也还是咬着牙锻炼自己,就为了有一天真的对上了那个人,自己有保命机会,不至于让拖累伍晟隽,起码能让他放心一点。

见胡佩慈好似达到了极限,伍晟隽顿时松开了手,道:“歇会吧,今天就到这里,你有进步了,比上次坚持的久一点。”

胡佩慈看了一眼表,对伍晟隽的表扬没有一点开心的地方。

因为只比上次多坚持了一分钟,这‘进步’的压根就不能算是进步。

伍晟隽见她神情有些沮丧,抬手揉了揉他的发顶,笑着道:“好了,你不要把自己的逼迫的那么紧,这要循序渐进的来。”

胡佩慈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我很紧张,也很害怕。总觉得时间太短了,不够我成长的。怕我会等不来……”

还不等胡佩慈说完,伍晟隽就竖起食指放在她嘴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