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卖淫自述,我的3p换q经历

热点 2020-06-11 00:04:47

第二天集合的时候,楼清焰一出电梯,就看到那个挺拔的身影立在大厅门口。

谢晋等人正打算问他要不要打车,就见他迈开步子直直地离开,不一会儿领了个大帅哥回来。

“介绍一下,江覆,我把第十张票送他了。”

有人认出来了,惊讶道:“你,你不就是那个——”

那个为了老大退圈的明星。

这位同事话音一滞,默默把后半截咽下去了。

当然,该八卦还是必须八卦的,于是这行人的队伍很诡异地分成了两半,楼清焰和江覆并排走在前面,一大群人坠在后面小声叽叽喳喳。

总决赛会场是个超大的专业演播厅,据说当时建造时就专门考虑了全息表演的方向,整个舞台效果会非常酷炫。

到了会场,各自在座位落座,没多久比赛就开始了。

因为是虚拟歌姬大赛,除了评委之外,所有出现在台上的人都是虚拟形象。主持人是一位著名的Vtuber,就连乐队都是一群3d人偶,由后台带着动捕系统的真乐队实施复刻动作。

首先进行的是复活赛,也就是八进四被淘汰的四位歌姬进行pk。洛衣衣必须在这一轮获胜,才能继续参加比赛,获得唱下一首歌的权利。

对更换了新声库的洛衣衣,楼清焰是毫不担心的。

他窝在椅子里看了一阵,突然转头问谢晋:“这个全息投影技术是怎么实现的?”

谢晋看看旁边人,旁边人又往旁边看过去,大家一个看一个,都很挠头,这专业也不对口,不知道哇。

这时江覆发言了:“这个利用了光的干涉、衍射和反射原理。”

楼清焰看起来很感兴趣,“怎么说?”

“你现在看到的舞台,上面其实悬挂着一层透明全息膜,与地面成45度角。全息影像从上方投影到膜上,呈锐角反射进入人眼。将任意两条反射光线反向延长,交叉点的位置会成一个虚像,这就是人眼所看到的像。”

“而这个虚像的位置在透明膜后面,也就是舞台上?”楼清焰说。

“没错。”

“这套操作,似乎不太容易。”

“要严格控制光线,道具、布景、台板必须是反光极少的那种。所以舞台光效很暗,全息影像周围一圈几乎是全黑的。”

“哇,”旁边有人赞叹道,“我还以为故意弄这么黑,是为了吸引观众的视线焦点呢,原来是技术问题。”

江覆嘴角稍平,点了点头。

“那么,现在的全息技术能不能做到实时转播?”楼清焰又问。

“这是很难的。所谓全息,就是‘全部信息’,不是普通的平面影像。它要记录一个物体的完整光场,也就是物体各个点的光学数据。放映时,也必须把‘全部信息’都还原出来,不能用普通的摄像机和投影仪。”

“拍摄全息影像,要用一束参考光去干涉物体光,把干涉条纹记录在底片上,再经过一系列处理,才能得到全息底片。放映时,需要用同样的参考光照射全息底片,光束通过干涉条纹发生衍射,这样才能重现全息影像。”

“整个过程很复杂,短时间内也难以简化,你说的实时转播,目前不太现实。”

他说完,随意道:“你对这个感兴趣?”

“还好,就是想了解一下。”

楼清焰不欲多言,坐在那里沉思起来。

他很清楚,只要妙峰山那边按计划开展研究,百分之百能够取得突破。在现代人看来遥遥无期的真·虚拟实境技术,已经在他手中诞生了一把钥匙。

可是,钥匙握在手里,能不能开启那扇门呢?

通常来说,一项技术的发展成熟,需要许多前置技术做铺垫。例如人工智能,如果没有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的突破,人工智能不可能会有今天的发展。

要想把虚拟现实发展成熟,需要的前置条件太多了,硬件水平、计算机图形学、人机交互、通讯技术……等等等等。

每一个领域都必须提前布局,为虚拟现实提供一个优质孵化器。

否则,后者的问世就会变得完全不合理。举例来说,如果虚拟现实有了,计算机图形学却没突破,那么观众到虚拟世界里看什么呢?像素小人吗?这就譬如一个人突然迈开超出极限的一步,导致整条后腿收不回来,被卡在那里动弹不得。

在这个过程中,有一种技术与虚拟现实各方面相似,很适合作为虚拟现实的前哨,用来实验“孵化器”的效果。

也就是AR增强现实。

虚拟现实是让人沉入虚拟,增强现实则是把虚拟挪到现实中来,后者比前者更好实现一些。现在舞台上蹦蹦跳跳的全息偶像们,就属于增强现实的一种。

楼清焰思路很清晰,很快在脑中勾画了一片完整的蓝图。

不过……

只想还完钱当个葛优瘫的废宅,怎么办?

曾经他也是个有梦想的人呐,现在却觉得,混吃等死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楼清焰干脆甩甩脑袋懒得想了。

此时台上的表演告一段落,洛衣衣正在对全场鞠躬,观众席爆发出了强烈的喝彩声。

应用了新声源的洛衣衣,唱歌时的自然流畅绝不是其他歌姬能比的。但在座观众大部分是日本人,听不出中文歌的差别,只觉得:超好听!想要安可!

倒也能听到观众席中有人用中文小声讨论。

“怎么回事啊,怎么感觉像是有声优在后面同步唱歌?这个自然度也太恐怖了。”

“官方别是盼着晋级,在背后作弊了吧?”

“那也太丢人了……”

“要不发微博问问?”

评委倒是听出了洛衣衣唱歌的前后差别,但没往音源方面想,只认为是制作精良的缘故。

这一场复活赛,洛衣衣理所当然地胜出。

之后是四进二,洛衣衣pk第二名晋级者,再次爆冷门胜出。

观众开始议论起来。

“好奇怪,明明听不懂,但感觉这位中文歌姬唱得更加好听。”

“是某种冥冥中的力量吗?”

“听下一首吧。”

因为洛衣衣刚刚完成一场比赛,所以在总决赛中,让她第二个演唱。

这也是今晚的最后一首曲目。

随着舒缓的钢琴音符在黑暗中响起,歌姬双手握住立地话筒,缓缓闭上了眼睛。

大屏幕中出现曲名——《墨尔菲斯》

开篇是钢琴点奏,音符从琴箱中绕出,化作烟雾描摹着人的耳廓,低低的,缓缓的,让许多人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眼睛闭着,闭着……前方是一片黑暗,却有什么能够刺穿黑暗的东西,一下子沉进了人的灵魂。

是熹微的天光吗,照破海上的废墟,漆黑泥土里开了一朵绿色的叶子,花苞绽放枯萎,浮游朝生暮死,生命的喧嚣无声落地,思想冲破禁制,在无垠的宇宙向下俯视,尘埃弥散,静谧微小。

远方的诉说从空气中传来,在被刺破的黑暗里,所有人,与一个过去的自己蓦然重逢。

谢晋看到了刚毕业时那个自信满满一头闯劲的自己。

楼清焰看到了穿越前那个浪漫而善良的自己。

江覆看到了……他看到了一片空白。

他在空白世界中行走,极力想要冲破束缚,却在即将冲出时,点奏落幕,舒缓的旋律升起,将这一片空白的梦拉长、拉远……

哗啦——

歌姬阖目开口,似有若无的哼唱。

日月星辰开始移动,连绵的山脉在众生奔跑中起伏,绿叶长成参天大树,太阳破海而出,潮起潮落,云翻云涌,长焦镜头开始拉伸,视角拔高了,此刻没有羁绊,没有快乐忧伤,没有故事和人,只有一波推着一波的回忆,层层递进。

在一片空白中,江覆开始奔跑。

他不明白,这个世界里为何空无一人。

弦乐加入了。哼唱渐渐变得悠长。

如微小的洪流环绕在身边,平平淡淡地压抑着,江河陆地的光逐一亮起,地平线延伸出去,去到群山与日月的交汇处,那里有堂皇的木石和渺小的世界。

倏然。

铮!

人声恢弘壮丽!

洪流喷涌,山河乍破,烟花层层叠叠爆炸,鹰鹏鲸象,天海倒流,巨大的生灵游向宇宙,无数的星星坍缩陨落,用了137亿年时间,来自亿万颗星辰的原子交汇于一具躯体。

江覆跑到空白世界的尽头,终于在那里,见到了一个淡淡的仿佛快要消失的发着光的轮廓。

那个人对他说:“从今往后,你是英雄,我是——”

“江覆!”

一只温热的手拽住了他的胳膊。

他一下子睁开眼睛,原来是楼清焰拉住了他。

“你还好吗?刚才你整个人都快魔怔了。”

江覆深吸一口气,“没事。”

刚才那是幻觉吗?可是他平生也没遇见过这么奇怪的幻觉。

音乐还没有结束,周围已经响起成片的抽泣声,不知有多少人被触动到内心最深处的地方,完全抑制不住情绪。

他平复了一下,说:“这首歌……好奇怪。”

楼清焰笑了笑,没说话,继而侧过头去听歌。

这首歌,有着最宏大的震撼,也有最微小的感动,能将一个人所有情感全部勾起。它真的很奇怪。

歌曲最后,音乐悄然而去,空灵的人声依旧唱着,升起散去,归于沉寂。

场内安静了足有一分钟时间。

而后,全体起立,掌声雷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