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人兽np文|我向女婿表白

热点 2020-06-06 04:00:22

必然是叔叔洋造的望远镜,按照今天早晨的协商,向这里观察。

有人在看,这种感觉使晃一虐待狂的血液更沸腾。

现在,有财力有地位的叔叔,即使是现在想要停止这个计画,不能自由行动的他是

完全无能为力了。

只有做在那里看自己心爱的妻子受到侄儿的凌辱。

相反地,叔叔现在是不是更兴奋呢?

晃一站在兰子吊起来的身体旁边。

不得不伸直的漂亮肉体,因惊慌和恐惧而颤抖。

『你究竟要怎么样?』

昂贵香水的芳香刺激年轻大学生的嗅觉。

『现在要审问婶婶。』

『审问?什么意思 』

晃一把兰子身上的黑色毛衣从下面撩起。

『啊 做什么 』

暴露出rǔ白色的xiōng罩,包围著丰满的rǔ房。

晃一拉开裙子的拉练。

『晃一,求求你不要这样 』

兰子的脸上出现红润的色泽,裙子落在穿长靴的脚下。

『啊 』

兰子发出羞耻的呻吟声,忍不住扭动身体。

『唔 』

晃一也忍不住发出哼声。

成熟女体的曲线充满性感,只有rǔ白色的xiōng罩和比基尼三角裤覆盖著女人最性感的

部份。

年轻的侄子不由得吞下口水,拼命地克制恨不得立刻撕破三角裤,用勃起到极限的

肉棒,立刻刺入美妙肉体里的欲望。

『婶婶,现在开始审问吧。』

『把我弄成这样,你想问什么呢?』

从惊讶中恢复过来的兰子,毅然地扬起眉头。

『嘻嘻 这样有女人味的婶婶,三年来服侍一个性无能的丈夫,我想知道是

怎样处理自己的性欲。』

兰子的脸上立刻变红。

『晃一,你是认真的 』

『当然是认真的,不只是我,只要是男人都想知道。现在成实地回答吧。』

『太过分了!我不会 』

晃一伸手从树上折断一根小树枝。晃一知道掉下树叶后的细枝都像针一样。

『婶婶不想说的话,我会设法让婶婶说出来的。』

晃一用小树枝从婶婶的肚子向腋窝滑过去。因为那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份,兰子的身

体不由得跳动。

『啊 』

忍不住从红唇发出尖叫声。

『嘻嘻嘻,能忍耐多久呢?』

从苦闷的成熟肉体散发出来的女人甜酸的体臭,使晃一感到陶醉,继续用手里的树

枝在腋窝不断滑动。

『啊 不要这样 』

针一般的细枝造成分不出是痛是养的感觉,哼声变成啜泣声。

『唔 唔 』

随著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兰子的身上冒出冷汗。

『不要啦 不要啦 』

不到一分钟兰子就屈服在残忍的树枝带来的刺激里。

『现在想说了吗?是怎么样处理性欲呢?是有外遇了吗?』

『怎么可能 』

娴淑的兰子,瞪大眼睛看异常的年轻人。

『那么,是怎么处理呢?有这样成熟的肉体,不可能没有性欲的。』

『那是 』

『说呀;

晃一手里的树枝打在肚脐上方,赤裸的肉体跳动。

『我说了,不要再乱来了 』

section 4

=========

调整一千公厘望远镜头的洋造的手不停地颤抖。在镜头里看到,就在面前有晃一和

兰子的身体。

兰子已经被残忍的凌辱、玩弄三十分钟左右。

现在晃一好像一边逼问,一面撕破rǔ罩,用手抓住丰满的rǔ房。

妻子美丽的脸孔因痛苦而皱起眉头,满脸的汗水使黑发贴在脸上。

晃一露出残忍和好色的表情,向双手吊起在树上不能抵抗的兰子追问什么事情。他

的手从大腿根沿著三角裤的边缘向耻丘摸过去。

兰子疯狂的摇头。

洋造用望远镜看著,大概能了解晃一的企图。他是向兰子逼问如何处理性欲

也就是手yín的方法。

用树枝搔养和抽打,还有用手掌和手指的玩弄,这样强迫要求贤淑的夫人从自己的

嘴里说出最秘密的行为。

洋造用手背擦一下额头上的汗珠。

(这小子是真正的虐待狂,好像是很快乐的样子。)

自己的妻子受到别人的凌辱,看在眼里精神上会产生强烈的冲击,也引起肉体的兴

奋。

心脏猛烈跳动,也好像有强大的力量压迫,甚至在腰骨附近感到火热的搔养感。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