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他日了我8次|同学把我给日了

热点 2020-06-06 00:01:21

“OMG!”

舒小容抱着快要四分五裂的脑袋,真想去撞墙。

所以说,她为什么要喝酒呢!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你别给我装哑巴。”刘玉湘掰过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他到底是不是你男朋友,你们,呃、是不是有亲密关系了?”

“不是、没有!”舒小容脸“唰”一下地通红,立刻站起来装作去收拾桌面上的东西。

“没有?”刘玉湘却不信,“没有他怎么会抱你上楼?”

“哎呀,就是、就是我我呃肚子疼……”她急中生智,抱着小腹,找了个完美的借口,“姨妈疼,疼得走不了路,所以,所以就请人送我回来休息了。”

刘玉湘狐疑地瞪了她一下,“真的?”

“真的啦!不信你去问余阿娇啊!”见她还是一脸怀疑地盯着自己,舒小容又假装疼得直不起腰,“我现在都还疼哩,要不去卫生间给您检查一下?”

“好吧,暂且相信你。”刘玉湘这才放过她,又问,“吃药了没有?”

舒小容僵硬地点了点头,立刻转移话题,“妈,你上次不是去跟秋姨说我保研的事情吗,怎么样了?”

“那个你秋姨都安排好了,到时候再抽时间跟老师吃个饭,谈一谈。”

“哦。”忐忑不安地等了一会儿,见她妈不说话只顾着打量她的物品,舒小容心里一慌,“妈,我们去吃饭吧,马上就到中午了,等下食堂人会很多。”

“你这孩子!食有时,现在才刚过11点,吃什么中饭!”刘玉湘这才站起身,挎起包打算走人,“我就是来看看你有没有乖乖听话,顺便替你阿发叔送点货。”

“你一个人?”舒小容有点担心,他们做水果生意的,货都比较重,她妈一个人可搬不动。

“就是一些果盘果篮之类的。没事,我搞得定。”

刘玉湘说着就要走,舒小容立刻拿了包包跟在后面,“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现在没课。”

“欸,不用啦,你不是身子不舒服吗?”

“……”舒小容顿时一阵冷汗,差点就露馅了,“没事,就帮忙抬抬货而已嘛。”

母女俩这才开开心心地下楼,开了小面包车去送货。

“是哪家店要货?”舒小容坐在副驾驶,看了看放在后面车厢的各色果篮,问道。

“红兴中路一家大客户。”刘玉湘说着,又撇了撇嘴,不高兴地说,“只是比较挑剔,这批大货里有几个篮子撞歪了点,你发叔已经加送过两次了,对方还是不满意,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篮子撞歪了水果没坏不就可以了?干嘛这么麻烦。”

“哎,大酒店就是要求高,这也没有办法……”

说说叨叨地,很快,她们就到了目的地。

刘玉湘下车打了个电话给对方的采购部门,他们让在大门外等一等,会有人出来带她们去验货入仓。

等了快半个小时,等得舒小容靠在车窗上都打瞌睡了,才匆匆忙忙走过来一个人。

“你就是替陈阿发来送货的?”他打量了一下刘玉湘,才说,“车厢打开我先看看。”

“行,行。”刘玉湘一边热情地打招呼,一边打开车厢,“您看看,这果子都是新鲜的刚装好的。”

“新鲜不新鲜,那是我说了算。”

来人一副尖酸刻薄的嘴脸,在码得整整齐齐的货物中东扒一下、西拨一下,硬是拉出一个装饰叶片有点发黄的果盘。

“你看看,这是什么?!都说了要完美、卖相好的,你以为五星级酒店跟你们那破烂市场一样,随便什么东西都可以进?马上换掉,今天中午前必须送到。”

“老板,这都11点多了,怎么来得及啊。”刘玉湘实事求是地说,“况且,这盘子只是装饰叶片稍微发黄而已,您送餐的时候重新包装一下,就可以了……”

她还没说完,那人就跳脚了。

“你以为我们吃饱了没事干等着给你们打包装吗?马上换掉!我告诉你,别再拖拖拉拉的,我们酒店可是跟湘香水果市场订了送货合同的,你要是不照办,就告诉陈阿发,让他等着被扫地出门!”

舒小容原本坐在车里看他们验货,见来人如此不讲情面,便有些生气。

她打开车门走到那人旁边,拿过被他说有问题的那只果盘,当场撕开膜纸,快速地把几片发黄的叶子挑出来后,再重新包好膜纸。

“你看看,现在OK了吧。”弄完之后,她就把改造过的果盘递到那人眼前,“可以收货了吗?”

“你!”

那人被怼得哑口无言,但是这大门口人来人往,礼宾员和安保人员也在看着,他面子上拉不下来。

因此,“啪”地一下,他就把舒小容手里的果盘拍到了地上,原本鲜艳欲滴的水果,刹那间全部破了相。

如此这般破坏公共环境不说,他还理直气壮地提出诸多要求。

“你们懂不懂食品安全法啊?!这是给贵客们准备的精品,不是用来打发乞丐的!像你们这样随便撕开再包上,有多少细菌会跑进去你们知道吗?”

说着,他就拿着手里的手机开始拨电话,“你们这种处理方法,根本达不到我们的采购要求,我倒要问问湘香水果市场的负责人,看他们究竟有没有诚意跟我们合作!”

“哎,老板,没必要弄得彼此不愉快嘛。”刘玉湘立马打圆场,“我女儿年纪小不懂事,她也不是有心的,我让她跟您道歉,再让人马上送新货过来,您看怎么样?”

那人这才收了手机,看着舒小容,趾高气扬地说:“好啊,她道歉的话,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跟你们计较。打烂的果盘,也算我的,不用你们再补货。”

刘玉湘一听十分高兴,就推了舒小容上前,“快,容容,跟这位老板说声对不起。”

只要说句“对不起”,事情就可以完美解决,大部分人大概都会选择忍气吞声,就像刘玉湘这样。

但是舒小容从小没吃过苦,还不懂得大人在外做生意的辛苦,硬脾气一时上来了,哪里肯向人低头。

“哼!”她不仅不肯低头,甚至还大大地白了他一眼。

“好啊!我看这事今天是了不结了!”

那人气急败坏,叫嚣着要让湘香水果市场的人过来当面处理。

吵吵嚷嚷之际,大堂经理范中磊突然跑出来,劝道:“赵主管,你先冷静一下。”

可他此时正在气头上,也不管来人是谁,回过头就喷。

“这是我们采购部的事儿,不用你——啊!”

喷了一半,才看清站在大堂经理前面的人,竟是楚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