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狗橾女人的小说_我是丝袜小骚妇

热点 2020-06-05 10:00:21

话说肖毅被警察押着来到家里,警察打开门,小心翼翼的在杂乱的房间里察看一圈,确定没有危险了。

“警察同志,你们真的抓错人了。”肖毅无奈地解释着:“你们看看这个屋子,刚刚被一帮人闯进来翻成这样的。我要报警。”

警察们倒笑了,讥讽着:“刚刚才在你车里搜到毒品,你报的哪门子警?贼喊捉贼指的就是你吧?!”

警察拿出手铐拷到肖毅的手腕上,另一端铐到了饭桌的腿上,桌子腿很矮,肖毅只能坐到地上:“我真的是有重大情况要报警的!你们真的是抓错人了,我是被冤枉的!”

几个警察在房间里开始东翻西找,自然是一无所获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毒品藏在什么地方?”

“当当当”有人敲门。

四个警察立刻戒备起来:“你问问是谁?!”

“谁啊?”肖毅问着。

“肖总,你没事吧?我是姜旭,把门打开,我有话说。”姜旭在门外。

“你快回去吧,我没事的。”肖毅希望他赶紧回去,这件事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分危险。

可是警察不干了,警察脑洞大开:“你同伙?”

“我哪有同伙啊?!警察同志这个帽子可不能乱扣,他是我公司的经理,可能找我有事吧。”肖毅气急。

“让我进去说,警察同志!”姜旭在外边直接就说:“外边人多眼杂,不方便说。”

几个警察面面相觑,看来真是同伙啊,有备而来。

两个警察闪到门边两侧位置,一个警察打开了门,门外聚了好多跟过来看热闹的居民:“大家伙都散了吧,别聚堆影响不好。”

姜旭刚踏进门里,就被两边的警察一下子摁住了,气得他大叫:“你们警察怎么随便抓人啊?!放了我,我有证据证明肖毅是被人栽赃的!”

姜旭使劲地挣脱了警察,警察本来就对抓他没把握,也就顺势松了手。

“你们随便抓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在车上搜到几包毒品就是藏毒的毒贩了?!”姜旭怒斥着几个警察。

“别废话,我们只看证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被冤枉的?”警察指着肖毅,一脸不屑。

姜旭拿出手机,找到拍的张娟的照片:“就是这个女的,一直在车子周围转悠,你们看看吧,这应该是她从车里下来后打电话报警,几分钟后你们就过来了,你看看这些她围在人群里幸灾乐祸的样子。还有这些人都是坏人,你们不抓坏人反倒抓好人!”

“坏人?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坏人?!”警察怀疑的问,照片上那几个人确实看着形迹可疑。

“你们把我松开,具体情况他不清楚。照片上这些人都是境外黑社会派的人,还有两个是毒贩。手里有枪。”肖毅拽着手铐说。

警察们面色凝重的看着这些照片,又看看肖毅,感觉事关重大。

“到局子里去吧,到那里去说,我们只负责辖区内出警抓人,不负责查这种大案子。”一个警察打开手铐。

肖毅揉着被警察攥疼的胳膊,看着被抓着通红的手腕:“你们下手可真够狠的。一点不留情。”

几个警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要是在车上藏毒了,还能自投罗网跑你们跟前咋呼吗?!”肖毅指着满屋子:“你们看看,这里就是被这几个人翻的。”

“他们在找什么?”警察包括姜旭在内都好奇的等着肖毅揭开谜底。

“这不方便在这说,我从云南回来就被黑社会盯上了”肖毅明白这么重大的案子,不能随便跟几个小警察乱讲。

开了门,门外还站着一大帮的看热闹的人,这些人等着警察能查货一大堆的毒品呢,看着四个警察和两个老百姓相安无事的出来了,有的人竟然很失落,人群很快散开。

到了派出所里,四个警察把他俩交接给所里就撤了。

“我要找你们所长。”肖毅直接说:“有重大案子举报。”

办案的小警察有点不信,翻着眼皮斜楞了肖毅一眼:“咋了,我没有资格吗?”

“这和资格无关。这个案子重大,不能泄露,你负责不起,也担不起这个责任。你们所长都得上报。”肖毅耐心的解释,很诚恳。

小警察虽然年轻气盛,但也知道个轻重:“等着!”径直上了二楼,找了所长,简单明了的介绍了一下案情。

所长有点不悦,这点小案子你还用特意上来报告吗?

“所长,下面两个群众点名要找你报案,说是案子重大不能泄露,还说你也得上报。”小警察感觉到了所长对他不满,赶紧解释着:“我看他说的非常认真,不敢大意。”

所长听了很感兴趣:“行啊,把他们带上来吧。大案子?我倒要听听。”所长不服气,这不是瞧不起我这个所长领导的团队吗?

小警察下去后,带着肖毅和姜旭就来到所长办公室。

所长目光炯炯的看着面前的两个男子,一个器宇轩昂俊眉朗目一身正气,另一个斯文儒雅仪表不俗。

“是你俩指名道姓要找我报案?”所长心里暗赞了一声:好一对好儿郎。

肖毅重重的点了点头:“是,是我找您。有个请求,请您单独听我报告。”肖毅看着所长,所长快五十岁了,眼睛精光闪烁,沉稳干练。

所长沉吟了几秒钟,对着小警察:“你出去吧,把门带好。”小警察出去了,关上了房门。

“请坐,”所长指了指椅子。

“且慢。姜旭先把你的照片传给我,之后你把照片全部删除。”肖毅拍着姜旭的肩膀叮嘱着:“这个案子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也包括你。一会你也出去,不要等我,直接回去。”

姜旭一句话不再多问,肖毅的人品,无论说什么他都完全无条件的信任。拿出手机把所有今天拍的照片全部传给肖毅,接着又全部删的干干净净的。

所长默默地看着肖毅,他感觉这个男子有着一股魔力,有着军人的刚毅也有商人的睿智,还有一种神秘的东西,所长不知道那是什么,那股神秘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磁场,里面装满了死亡、风暴、野性的东西。

所长看不透的这个神秘的磁场,就是参加过无数战争的军人,面对死亡的冷静,狂野。

姜旭走了出去,头也不回的回了公司,按下不表。

办公室里只剩下了肖毅和所长两个人,肖毅接过所长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大口,开始详细的介绍整个案子。从行李箱开始,到那个价值连城的蓝钻石,一大袋冰 毒样品,再到今天被黑社会很快盯上......

所长越听越坐不住,这么大的跨国际大案,根本不是他这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就能解决的,及至肖毅给他看那些照片,讲述还有家里花园地里藏的东西。

所长直接就拨打了局长的电话,确认了局长就在局里,于是带着肖毅急急地赶到了几公里外的公安局。

局长了解了全部案件经过后,当下不再迟疑,召来局里的的赵大队长,一番合计之后,局长和赵队带了四五个警察都穿上便衣,随着肖毅来到住处。

所有人都分散开行走,到了小区附近四周观察有没有可疑的人,都警惕的散在小区里假装小区居民闲逛。

局长和赵队两人跟着肖毅身后不远处,一前一后进了家。

两个人面对从花园地上挖出来的那块彩蓝色钻石惊叹不已,这种天然的钻石非常稀少,而且还这么大,价格昂贵。

“这袋冰 毒看这分量这成色十有八九是样品,你说的那个澳门头目在咱国内?”局长捻着一小撮冰 毒问肖毅。

“对,今天过来的是个雇佣兵,我感觉是故意透漏消息给我的,我们用葡萄牙语交谈。”肖毅肯定的回答。

“肖毅,他们还会回来找你要这些东西的,这儿已经不安全很危险了。”赵队长很担忧:“换个地方住吧。”

“怎么换?公司地址在哪他们都找到了。这是一帮穷凶极恶之徒。”肖毅想起一件事,拿出手机找到小辫子和张娟的那些照片:“这个长头发扎辫子的两三年前就参与过一起强奸未遂案,受害人是我的同事梅雪,当晚是和这个张娟一起报的案,我们怀疑是这个张娟她主使的,她和这个歹徒一直都有来往。”

“好!情况我们都清楚了。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这个小区我们会加强安保人员巡逻的。”局长和赵队同肖毅握了手告辞并叮嘱着。

当下公安便撒开大网,只等最大的头目落进渔网。

肖毅把家收了收拾,东西都归拢好,以免梅雪回来面对这个场面吃惊害怕。

弄利索了就回到公司,梅雪担心的问这么这么长时间才过来?看来姜旭什么都没跟梅雪说,不说也好,省得她担心。

肖毅简单的告诉梅雪,东西已经上交公安局了:“放心,没事。今晚你就去王娜那里住吧。”

梅雪不去:“我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家里。”

“担心我了?”肖毅笑嘻嘻的,心里一股暖流激荡:“我感觉他们还会回来,很危险的,这是一帮亡命之徒,手里都有枪有凶器的。”

“那我更不能离开了,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梅雪任然坚持着。

“听话,你会的那点功夫只能对付个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自卫绰绰有余。可对付这些人那是以卵击石。到那时我一个人还好脱身。”肖毅劝着,他只想梅雪远离危险。

“越是躲着,他们越会坚信东西就是在咱手里。反而不好办了,你刚刚不是说了小区增加了警力吗?”

两个人又商量了一下,还是保持原状比较好。

忙了一天了,午饭也没吃。公司早就过了下班时间,姜旭和王娜忙完工作都聚拢过来,他俩早就预感到事情的严重性,王娜今天急的,问梅雪,梅雪只说是一帮坏人来闹事,等姜旭回来了她又追问姜旭发生了什么事。

“有些事情还是少知道的好。我也不知道什么事,但是非常严重。我们只管默默地帮助肖毅和梅雪就是了。”姜旭如此说。

王娜平时大大咧咧的,但在这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是很冷静的,当下便不再多问。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