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校长生涯,bl甜宠文 一开始就很宠

热点 2020-06-05 04:00:18

直播间推荐位被撤,意味着寇依的直播间无法出现在网站的醒目位置,无法有效地吸引路人粉。

最直观的后果,便是寇依直播间在线观看人数降低——从几十万,变成了只有十几万。

以直播平台的约定俗称的做法来说,为了吸引真实观看的玩家,让数据好看一些,一定会根据玩家人数,按比例指派一定的机器人。

十几万的在线观看人数中,很可能只有三四万真实观众。

这些没有离开的观众,大概率是寇依的核心受众——他们订阅寇依的频道,大多会送一送小礼物,如果寇依需要参加别的冲榜活动,也会是这群人帮忙冲榜。

被撤了推荐位,短期时间内,这一群核心受众不会离开,但长时间呢?

寇依非常清楚。

人不断在接受外界的刺激,不断改变着内心的想法,因此,现在喜欢,不代表着连续看这一个人一个月的直播不会厌倦。

有人走,有人留,才能保持粉丝数据的动态平衡。

现在她被停了“开源”的端口,如果不想办法解决,时间一长,自然而然就再无后继之力。

寇依明白自己的境遇,白咖显然比她看得更清楚。

在平台工作几年,看惯了主播们的潮起潮落,白咖明白,在这个流量称王的年代,没有人力捧,没有营销和宣传噱头,一个主播很难红起来。

而人们有限的注意力资源大多停留在少数主播身上。

于是就造成了强者越强,弱者躺在底层无法翻身,只得灰溜溜地改行。

她能通过炒cp把寇依带起来,自然也能让她凉下去。通过这途径,也真好杀一杀寇依的威风,让她不要自以为是。

没有她白咖,寇依什么都不是。

白咖的确是个执行力极强的人物,说服公司将寇依的位置落下去的同时,也给出了新的宣传方案——

思甜的直播间被转到了pubg频道。

在过去的一周里,思甜播Pubg的时长占据她直播市场的90%,自身也有转型的意愿。

白咖火速将转频道的事情敲定,并且给出了更加稳妥的方法——思甜想播pubg时就在游戏版块播,如果以后某一天不想播,她可以负责将思甜转回去。

这就解决了思甜最大的后顾之忧。

两人很快就打得火热。

放在一周之前,白咖当然不会这样——但,思甜这不是出圈了吗?

在S市举办的线下活动中,开着一辆保时捷的思甜不但颜值在一群女主播中脱颖而出,还坐稳了白富美的人设。

连带着星城年轻帅气的面孔也入了镜。

两人家境都很好,男帅女美,在活动中狠狠刷足了存在感。

无论是平台,还是两人背后的营销团队,都抓紧了这次机会,不但编了许多“电竞第一白富美”之类的口号,还干脆买了微博热搜,将两人送了上去。

自古人们对有钱人都是格外宽容。

穷人打游戏叫做不务正业,白富美就叫与民同乐。

人家妹子这么有钱,没有买买买,没有炫富刺激穷人们脆弱的心脏,只是默默地直播,游戏技术差点怎么了?

星城都没说什么,他们观众那么严格干什么呢?

而且,思甜多好一妹子,一点富人家的骄骄之气都没有,自己做错了事,竟然还撒娇道歉。

天见可怜,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妹子?

因此,同样都是游戏里找不到方向,子弹乱飞打不到敌人,拉地雷炸死队友,水友们的反应从“sb女的”变成了“妹子好可爱哦”。

得益于思甜人设的确立,不少从来没玩过pubg游戏的观众,为了看白富美而来看直播,进而入坑,成为游戏玩家。

这样一来,无论思甜和星城本人,还是平台方,都很满意这一次营销。

作为成功解决危机背后最大的功臣,白咖得到了上司的公开表扬。

在这件事里,唯一受损害的人是寇依。

思甜和星城有多红火,对比着她就有多凄凉。

这两天起,她直播间里的粉丝数缓慢下降——

观众们也会看数据。

他们不会考虑谁被平台推荐,谁自带资本,谁疯狂营销。他们只会看直播间人数,人数少,就说明这个主播没本事。

慕强之心让他们天然追逐那些红火的大主播。

除此之外,周末的时候,星城也对于扣一的问题做了回复。

他神情冷峻地说:“我从来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你们别问了,我不想说女生坏话。”

又说:“我现在和思甜在一起很好就可以。”

真正给好奇的观众们准话的,是之前和星城扣一一起玩的朋友。

这位早就得到指示的哥们儿语含深意:“扣一这人,有点难搞,你们知道吧?她手段很高超,一直把人吊着,靠着星城起来了,现在又想发展到现实。”

“但是,星城还年轻啊。哪能这么快绑定?”

近些年,网络上有一股叫做“直男”的思潮。

营销号们、女孩儿们将那些看似笨拙的,不懂女生心思的雄性全部都归到“直男”里。

直男们不懂女生的心思,不懂化妆品,不懂女性们欲说为说的心思,在他们面前,女生们无端地感觉到了一种优越感。

可,在攻击寇依这件事上,星城和他的兄弟明显非常明白。

他们知道找哪一个点攻击女性,能够引起观众们最大的共鸣。

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扣一也太心机biao了吧?她也不照照镜子,自己长什么样。她配得上星城么?穷逼还想高攀富帅。傻叉了吧。”

“就是,还想靠着我们星城弟弟上位!”

“星城弟弟这样的,只能和思甜在一起啊。你们看活动现场照片没,两人走一起超级般配。听说他们网恋奔现成功了。”

“网恋奔现成功?太甜了8!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女性观众们分分钟脑补出一场绝美感情大戏。星城是受渣女伤害重新找到真爱的男主角,寇依就是那个渣女。

男性观众们就现实多了——

“这女的挺有手段。不过和她在一起,明显没有和思甜在一起好。”

“对啊,思甜还开保时捷呢。”

“现在的妹子啊,都拼着一股劲扑高富帅,怪不得我等没有女朋友。”

收到这一股风潮的影响,寇依直播间里涌进来不少“道德卫士”。

这些人依靠星城等人三两句话,便给人打上了心机biao的标签,实在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小脑发育不健全。

寇依没有理会这些流言。

她也没有旁人想象中的那样心情沉重,万分凄凉,相反,她心中毫无波动,甚至有些想笑。

有什么可生气的呢?

上辈子,白咖是怎么讨好她的,那些画面还历历在目。

在公司里受了委屈,白咖在她面前哭;受了渣男的气,哭;逢年过节,白咖对待她比谁都热情,夸赞她的话,她自己听了都觉得肉麻。

见过白咖这样一面,就很难再直视她的另外一面了。

重来一次,虽然她没有蹭到亲爹娘的光环,但她多出来的人生经历,能让她不惧怕任何人、任何事。

不就那样吗?谁还比谁多了一个鼻子、一张嘴不成?

于是,在这舆论的风暴里,寇依按时工作,按时休息。

不回答星城相关问题,手动将黑子们拉黑,并且保持着着自己的生活节奏。

她不但不为自己的现状沮丧,还兴致勃勃地夸口立了一个小目标——

先把pubg推广人的位置抢过来!

能让星城看上的东西,不管好坏,她就是要抢!

但,现实是,她直播间的观看人数也稳定在六万,与在线人数超过一百六十万的思甜形成鲜明对比。

也是在这一小段沉寂的日子里,平台人气排名第一的大佬从国外参加比赛回来了。

大佬名叫宿命,这次比赛也宿命般地拿了个第六。

宿命回国还没来得及接受朋友们的安慰,便被告知他27杀的场均击杀记录被破了。

宿命大怒:“哪个小兔崽子趁着爸爸不在搞事情?”

“……扣一?”

那个只知道叽叽喳喳的女骗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