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透了还说不要,被老爷抱回房

热点 2020-06-05 00:00:19

谢栗被他严肃的语气唬到,以为谈恪真的生气,懊悔自己的轻佻,伸手在他脸上被亲过的地方胡乱蹭了几下:“对不起,对不起,我应该先问你。”

谢栗觉得自己好坏,像个强行猥琐帅哥的渣男。

谈恪捉住他的手,靠得更近:“那你的道歉应该更有诚意。”

谢栗真正不知所措起来,睁大眼睛:“怎么才有叫有诚意?”

谈恪盯着他红润的嘴唇,便俯身吻了上去。

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那样亲亲脸,是真正的成人式的接吻。

谢栗的唇又软又绵,好像一颗浸过糖带着甘甜香气的栗子。

谈恪强势地按住小男生的肩膀。

谢栗浑身发抖,不自觉地轻|哼。

他没想到接|吻原来是这样的。

他失力无措,大脑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忘了,只能伸手胡乱地拽住男人的衣服,像溺水的人抓住救生圈。

谈恪微微退开,目光在谢栗嫣粉的嘴唇上流连。

他伸手拉过谢栗攥着自己袖子的那只手,小男生柔软的掌心里有微微的细汗。

他仔细握住,将谢栗的手完全裹在自己的掌心,轻轻地摩挲着。

他开口,沙哑的声音里饱含压抑着的情|欲,说:“这才叫亲吻,学会了吗?”

谢栗的脸红得像天边蒸腾起来的晚霞,但他忍住羞意迎上谈恪的注视,轻轻点头,又问:“那你答应和我谈恋爱了吗?”

他直白得让谈恪不忍心再逗弄下去。

谈恪握紧他的手,隔着中控将人往自己这边带:“嗯,答应和你谈恋爱了。”

谢栗被亲得已经忘了要挺起胸膛做一的事情。他乖顺得不像话,趴在中控上仰着头,目光里有率直的渴望:“那你可不可以再亲亲我?”

谈恪心神震动。

他用另一只手拨开谢栗的额发,在小男生光滑饱满的额头认真地吻了一下,又揉揉他的脸:“晚一点再撒娇,现在我要带你去做正事。”

谢栗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索吻的行为好大胆好羞脸。

他从中控台上爬起来,声音软得不像样子:“我们要干什么去?”

谈恪开了车锁:“下车吧,边走边说。”

谢栗乖乖跟着下车,谈恪绕过车头来牵他的手,领着他往巷子里面走。

他这才有机会仔细观察谈恪的手。

男人的手比他大一圈,指甲修剪齐整,手指长而有力,手腕上带着一块熠熠反光的手表。

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全都发生在同一天。

谢栗开心得要飞起来了,又有些遗憾地想,要是第一次恋爱也是和这个人,那就更好了。

他蒙着头走路,眼看就要撞上巷子边堆放的杂物,谈恪眼疾手快将人拽过来:“谈个恋爱,路都不知道看了?”

谢栗咬着嘴唇一个劲儿地笑。

谈恪牵着他的手,边走边说:“我们要去一个为听障残疾人士开的英语学校。”

谢栗惊讶:“聋人吗?”

“嗯,”谈恪小心绕过被人停靠在巷子墙上的自行车,“他们佩戴人工耳蜗以后恢复了部分听力,要通过专门的训练来学习英语。我带你去看看,你愿意的话,可以做志愿者。”

谢栗不解:“可我也不能帮到他们吧。”

“当然可以了。” 谈恪说,“他们需要可以朗读的志愿者,不要求发音标准,哪怕念错了都没关系。我想你刚好可以帮到他们。”

谢栗很有些惊奇,带着微妙的兴奋:“我真的可以帮到他们吗?”

说话间已经走到地方。

一间有些年头的院子,门口同样挂着一块手写的牌子 —— “明天特殊英语教育中心”。

隔着门,里面传来咿咿呀呀的奇怪声音。

谈恪熟稔地推开院门。

小院里别有一番天地。进门的地方被挖出两畦地,里面种着郁金香。

屋前半棚葡萄已经顺着架子枝繁叶茂地爬出一片阴凉。葡萄棚下一张方桌,有几个孩子正围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念书。

那些孩子发声都很奇怪,像那种老式录音机卷带了,刺耳又扭曲。

谈恪拉着谢栗的手走近了打招呼:“杨老师,我带一个朋友来了。”

那女人闻声看过来,立刻笑吟吟地站起来:“你这么忙,怎么还往这里跑。快来坐。”

女人将一群正在读书的孩子留在外面,热情地招呼他们进屋。

谢栗被谈恪牵着,忍不住好奇,回头看了一眼那群围着方桌的孩子。

有一个约有十五六岁的少年,在一帮八九岁的孩子中间特别显眼。

少年感觉到谢栗的目光,抬头狠狠剜他一眼。谢栗像被蛰了一下,赶紧转过头去。

杨老师将他们两人领进屋,招呼他们坐下,又要张罗茶水。

谈恪拦住她:“老师不要费心了,我今天是带他来看看。等下就走。”

谈恪进了屋才松开谢栗的手,两个人什么关系已经不言自明。

杨老师在两人对面坐下:“来我这里做志愿者可是很辛苦的,而且脾气要很好,” 她笑吟吟地打量谢栗,“我看这位也还是个小朋友……”

谈恪也看谢栗:“这是谢栗,今天带他来先了解情况,到底要不要做志愿者,还要看他自己的决定。”

“好,小谢是吧,那我先给你说说。” 杨老师点头,“我这里都是有听障残疾的孩子,最小的七岁,最大的十五岁,都是因聋致哑。他们都装了人工耳蜗,现在正在语言恢复训练期。志愿者来这里就是给他们念书,和他们说话,主要是用中文和英语两种语言来交流。工作很枯燥,有些孩子因为残疾不善交流,性格急躁,也需要耐心和包容。是一个比较辛苦的工作。”

她顿了顿,强调:“而且,没有报酬,只能补贴交通费。一个服务周期是三个月,每周要来四个小时。”

谢栗一时间没有主意,求助地看谈恪。谈恪突然带他来这里,又是这种事情,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谈恪鼓励地拍拍他的手:“你可以回去慢慢决定。”

谢栗犹豫着,转头向杨老师吐露实情:“可是我的英语并不好,可能不太行。”

“不不,这都没关系。” 杨老师摇头,“读得好不好对他们都有帮助。他们是先天致聋的孩子,安装人工耳蜗以前没听过什么声音。对他们来说重要的不是你念的对不对,而是不同的发音,不同的声音,能丰富他们对声音的经验。”

谢栗点点头,大概听懂了。

杨老师又说:“其实最难的是和这些孩子相处。前一个志愿者就是因为和孩子处不下去中途退出了。但是孩子们的训练不能停,我这才拜托人到处找新的志愿者。这些孩子都很敏感,和他们相处不仅要非常耐心,而且要尊重他们,发自内心平等地看待他们。”

谈恪的手机忽然响了。谈恪和两人说一声,出去接电话。

杨老师随口和谢栗聊天:“你也不用着急,可以慢慢决定。我这里还有一些录音,可以暂时给他们听听。”

谢栗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不能一直用录音吗?”

杨老师向他解释:“训练是为了让他们以后可以与人正常交流,而录音是单向的,只是单方面的听,不能提供交流。这些孩子因为残疾都有些自卑,他们有些人其实已经可以开口发音,但是因为被嘲笑过,被侧目过,失去信心,就再也不肯开口了。我需要那种发自内心愿意倾听他们的志愿者,哪怕他们的发音再奇怪再难听。”

谢栗一时没说话,垂着眼思考,过了一会才说:“其实我有一点明白那种心情。要是我能帮到他们,我愿意试一试。”

谈恪在院子里接起电话,方显上来就气势汹汹地问:“Carson 要来中国了你知不知道?”

谈恪不知道,而且很淡定:“他不能来吗?”

方显已经快暴走了:“他为什么非要这个时候来?”

偏挑着他正准备重振旗鼓继续追沈之川的时候。

方显出国前已经被沈之川拒绝到绝望。送东西不收,按门铃不开,卖惨也没用,常规的那一套在沈之川身上完全吃瘪。

方显很难受。不追了吧,他有点不甘心;继续追吧,他觉得自己在沈之川面前就像个蠢货。

直到谈恪告诉他沈之川和 Carson 的事情。方显在飞机上气得直锤大腿:“他小时候也没这么混蛋啊!怎么干出这么王八蛋的事情!”

沈之川得有多难受呢。

谈恪很不理解:“你就非沈之川不可?换个人不行吗?”

方显气愤地反问:“你怎么不换个人呢?兰大那么多博士生,你也换一个呀。”

谈恪那天正因为谢栗的感谢短信心里不痛快,扭过头不说话。

空姐过来询问是否需要点餐,打断了他俩的对话。

方显要了一杯威士忌。

等空姐走开,谈恪才说:“沈之川和谢栗又不一样。沈之川是个有自己生活的成年人,你和他在一起,总有一个人要迁就另一个人。他心里不会不明白这一点。但沈之川已经迁就 Carson 太多,最后也没有结果,他不会相信这一套了。”

方显听完觉得哪里不太对:“你这话的意思,就是那小朋友能迁就你呗?”

谈恪笑着看他一眼:“是谢栗需要的我都能给他。但沈之川要的,你能给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