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肉被肉棒插入 操婆媳双花怀孕

热点 2020-06-04 22:00:48

我慢慢地吞吐着越来越硬的分身,用舌尖舔着它的龙眼,感到它在我的嘴里一跳一跳的.我使劲吸了一口气,手指顺着衬衣爬到了突起,用指尖轻轻刮着它.忽然一只手压住了我的头,使得它进入的很深,几乎顶住了我的喉咙,让我有种要呕吐的感觉,而另一只手按住了我作怪的手.这时霖的chuanxi声越来越重,我忍不住用牙齿轻轻地咬了一下它,顿时霖再也忍不住哼出声来.

霖总,你还好吗是不是不舒服需要我帮忙吗听到霖的闷哼后,那讨厌的女人又用腻死人的声音说到,并且还离开了座位想要绕过办公桌过来。听到她离开坐椅的声音我很紧张,我想要躲起来,刚把头移开一点,霖的大手就压了下来。我紧张的不得了,担心被那女人看到,心仿佛都快要跳出来了。当那女人就快绕过来时,霖用脚一滑,把整个椅子向办公桌滑近,整个下半身都滑到桌子下,我一时反应不过来,使得他的分身整个的顶进我的嘴里,顶到了我的喉咙,我一下喘不过气来,差点就昏倒

张秘书,麻烦你进来送林总监出去,我下午所有行程取消,不许任何人来打搅我,我不舒服,想要休息休息南霖快速的拿起电话打给了他的私人秘书。

不好意思林总监,你也听到了我和秘书说的了,我们的合作计划还是改天再谈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霖总,你不舒服吗要不我在这儿照顾你~~正当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张秘书走了进来,:林总监不好意思,请你跟我走吧

那女人似乎还想说什么,当看到张秘书一直等着她,而霖又闭着眼睛仿佛不想再和她罗嗦什么的样子气愤地跺了跺脚向门口走了出去。

当我听到锁门的声音时,终于松了一口气我正要把嘴里的分身吐出来时,头顶传来了霖沙哑感的声音,:宝贝,你不会是想这样就结束了吧难得你主动为我服务一次我可不会这么轻松的就让你逃脱哦说着就用手固定住我的后脑勺,腹部开始前后移动,边动边往后移。

他的分身越来越大,塞满了我整个

口腔,使我不能把它整个的包裹住,唾也沿着我的唇角慢慢地向下流。我努力的吞吐着,他每一次的挺进都撞击到我的喉咙,但即使这样也只能hangzhu他整个分身的一半。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喉咙仿佛要着火一般的滚烫,他的每一次撞击仿佛敲打在我的心上。嘴里的分身也越来越,我知道它就要爆发。可我气不过,原本我是想惩罚他的,怎么能让他这么舒服的就解放了能。想到这时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用口对准龙眼使劲的吸了一口,我听到了他沙哑的shenyin声,嘴里的分身开始不停地颤抖,我知道马上就要爆发了,我立刻伸出右手一把握住龙头,用大拇指压住了出口,顿时分身仿佛变得更加的大了。

啊快放开,就要来了啊~~我用另一只手的手指玩弄着那两个球,不停的揉弄。啊宝贝,快放手啊让我出来。恩~~他不由地把腿曲了起来。

看你还敢不敢随便让莫名其妙的女人碰你我撅着嘴说到。

那又不是我愿意的,谁知道她会忽然间碰我的。又不是我的意愿。霖无奈的番了番白眼。你不会连这种醋都吃吧

我不管,反正让她碰了你就是你的不对。

是是是,我认错还不行吗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让那些莫名其妙的女人碰到我一毫毛南霖马上举起右手指天发誓。

这还差不多本来就是你的不对,你是我的,我的任何事物都不能让别的人随便占便宜。我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是是是,老婆说的都是对的。先在是不是要补偿补偿你老公这颗受伤的心说着拉开了我的右手,一把压下了我的头。我看着眼前的分身因为得不到解放都开始发紫了,害怕过分的隐忍会伤到他的身体,所以不在磨蹭,一口hangzhu了他,开始上下移动,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在我的口中爆发了出来。我一时不察,白色的体顺着我的嘴角流了出来,但是大部分还是被我咽了下去。我抬起头来问到,:舒服吗这时便顺着颈部缓缓流下,进入了沟。

顿时我仿佛在霖的眼中看到了汹汹烈火,他一把拉起了我,捏住了我的房,使劲的揉

百度搜: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不要,求求你们,我受不了了、、、,啊~~~慢一点。啊~~~太用力了,我受不了了。我哽咽的呼叫。

宝贝,这才开始,你就这样,可是不行的哦恩~~~,宝贝,你可真紧,下面这张小嘴把我紧紧的吸着。说到这就更用力的撞击,只听见一阵啪啪的撞击声,我受不了的大叫了起来。

玄,我受不了了,饶了我吧啊~~忽然部的手使劲的捏了一下我的头,一阵酥麻夹杂着痛苦让我忍不住的尖叫,而houting不住进出的巨大更用力的在敏感 点上撞击。霖,好痛,轻一点啊~,再这样我会死的。还没说完,换来的是更用力的撞击,只见两只同样巨大的紫色巨兽不停的前后撞击着我,在越来越快的撞 击中我再也受不了的开始颤抖,无力的瘫软下来,我仿佛整个灵魂都飞起来了一样,但是两只巨兽都没有停下,一直不停的运动,刚高氵朝后的我是十分敏感的,这样 的运动让我吃不消,我又开始颤抖,就在我快要昏倒的一瞬间,前后两股热流喷洒出来,我不住的尖叫着,而两人同时抱紧倒在了床上,喘着气。

就在我以为结束了的时候,霖和玄都从我体内抽了出来。白色的体从体内流了出来。空气中弥漫着浓浓地qingyu味道。我闭着眼睛喘着气,全身泛着粉红色泽,在抬头的一瞬间我看到相同的两张脸都透着浓重的yuwang,我就知道一切都还没结束,我无力的希望他们不要太过分才好。

在判刑之前,总要让犯人有一个辩白的机会吧我无力的说道。

今天中午,你和谁在一起南玉玄边问边用领带把我的手绑在床头,并拿起枕头垫于我的腰下,而南玉霖不知按了什么机关,在接近我脚的两边出现了两个环扣,把我的脚打开并且扣上,把整个si-chu整个露出,无法闭拢。我试图扭动,逃脱这羞人的姿势,但很难动荡。

今天有新同学转来,身为班长,当然要带新同学熟悉环境。我不安的扭扭腰。

哦,是吗南玉玄从眼部一直向下吻,让我好不

容易恢复一点的力气又全没了。当他吻到部就停了下来,只是一直用舌头挑逗着尖,还时不时的xishun, 使整个房都沾满了口水和吻痕。一阵阵酥麻使我不由的shenyin起来。那你为什么让他碰你的腰说完就在尖咬了一口。啊痛~,今天早晨下雨,所以有点 滑,我差点摔跤,他只是扶了我一把,没什么的啊,不会连这你们也要吃醋吧我顿时一阵头晕,这~`~~~他们也太会吃醋了吧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