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在腰上顶弄bl 乡下女艳史

热点 2020-06-04 18:01:05

 

红棠抱着腿坐在棵蟠桃树前,满脸都写满了“疲倦”二字。

那眼中无神无光的,空荡荡,好似在梦里找床似的。

那鼻子一抽一抽地吸进了许多凉气,只想着脑子能清醒一些。

下巴都要掉到膝盖上了,一下恍惚,口里还倒出口水来。

“呲溜。”

红棠猛然惊醒,抬起只手赶忙擦掉嘴角的口水。

堂堂霓霞仙子,如此不顾形象,竟然在此打起瞌睡来,可真白糟蹋了她一身仙气衣裙。

全都怪羲和娘娘那个勤奋耀眼的儿子。

可能还有女娲娘娘最后几口灵气做成的仙君。

但是想一想……

一天里干了许多事,除了自找的大扫除任务,还要带领新进仙子、为桃树浇水,当然是累得要死,就算没有那灵风君的事情瞎搅和,她此时也该好困了。

浇完水还要去帮那个灵风君修剪花圃?

还要加班?

拜托,别做梦了,美男诚可贵,睡眠价更高。

再怎么想勾搭上灵风君也不能着急这一会儿。

终于月从云雾后显出来了,那月光今夜是金黄的,看起来怪暖的,一下子全打在了仙桃林上了,最后一次浇水的时间终于到了。

红棠打了个哈欠,从蟠桃树根下站起身来,只一手提起前面那只写着片波水的木桶子。

别看这一桶的水好似很少,恐怕没浇几棵就要见底了,实际上这桶中的是无尽之水,任你如何倒,都不可能倒完,除非源头已涸。

再浇完这一次,就可回万花寝休息去了。

虽然没有钱买窗户纸糊窗,夜里凉得可怕,可好歹那也是她在仙界最舒服最眷恋的地方

“前一千两百棵,片波水……”红棠一手提着那只木桶一手握着一只葫芦瓢子走在月下的仙桃林,那木桶中的水在月光下晃啊晃,泛着粼粼的光,怎么舀都舀不尽。

红棠提着那桶子,浇完一千两百棵桃树,每棵都舀上三瓢。

接下来那两种分别一千二百棵也如此浇了水,只是水的种类不同罢了。

马虎不得,马虎不得。

总算浇完最后一棵,红棠放下那兑泽水的桶子,揉揉酸痛的肩膀胳膊,直了直腰。

可算累死了。

为什么明明众中品草木仙子穿的都是一般漂亮的仙裙,衣袂飘飘的,走起来就似起舞一般,美不胜收。

可她红棠偏偏就要干这种与美几乎无干的事情。

偏要说美的话。

可能只有桃树刚抽枝抽叶时的嫩意,可爱非凡。

还有花期的漫天流花,坐在树根上,仰头便是满眼的纷纷然,满眼的粉红桃红。

或者如今桃儿就要成熟的硕大圆润,去青泛红,那种成熟的美感。

但……来人尽只夸蟠桃美好,何人夸她?

红棠盯着那月亮好一会,只觉得自己乱添伤悲,不如回屋睡去。

是了,该睡了。

红棠半垂着饱含困意的眼睛,脚一跺腾起云向仙桃林外飞去。

云悠悠地行,红棠上眼皮和下眼皮早都缝在一起了,只觉得这夜里的风有点冷飕飕的,像刀子般刮人得很,一下又变得温暖了,恐怕是太累了身体都失去知觉了吧。

这云识路,总能回到万花寝的,睡一下也不会怎样……

吧……

……

一扇高高的玉门只插在云海之上,

薛道平可是月出都在仙桃林那扇玉门前候着了。

那个霓霞仙子,看起来有些愚笨,说不定就将今日约定好的事情忘了。

这份外快,也不好意思不让她拿到手。

就只好亲自来看一趟了。

金黄的月光打到薛道平那张白玉做的似的脸上,冷色的青色袍子上,竟然有些暖意来。

那些路过的仙娥和守卫皆为这人惊叹。

这才是仙人该有的样子。

“看吧看吧……”仙娥和守卫都交头接耳来。

有些话,已经在下仙中传遍了。

遥遥指着他腰间那个红色的荷包。

“喏。”

眼神闪烁,动作偷摸。

实在太过明显。

薛道平奇怪地看向那些下仙。

仙娥却掩着面跑了,守卫又恢复正经来。

一撇红色在玉门前出现了。

那个云上的仙子,身着的仙裙全是霓霞之色,腰系橘色腰带,手挽粉色绫罗。

梳着朝天髻,簪着红色簪花,贝齿朱唇,柳眉媚眼。

好看得很。

只见她好似十分困倦,双手抱在胸前,头低垂着,嘴巴微张,一看那眼睛,竟然是闭着的。

睡了?

薛道平皱了皱眉头。

那些仙娥守卫见红棠从桃林中出来了,都偷偷摸摸瞄着,一下悄悄看看灵风君,一下悄悄看看霓霞仙子。

被悄悄看看着的灵风君双足一点,飘到被悄悄看看着的霓霞仙子身边了。

果不其然。

仙娥当下握紧了袖中的手绢儿,守卫手中的长矛松了松又紧了紧。

薛道平站到那云上,红棠也无半点反应,只是身形有点抖,想来是风太冷吧。

着凉了也不好,虽然是仙人,但九重天上的风可不是一般家伙可受的来的。

这么冷竟也还睡得着,而且连人站在一边都毫无反应。

真是无奇不有,无奇不有啊。

薛道平心里叹道,手一挥,红棠周身爬上了一层微弱的白色光芒。

过了会,红棠总算不抖了,呼吸竟然还平缓起来。

睡得更死了。

而脚下的云还行着,看来这云还是识路的,且看它往哪去。

过了瑶池,不远就是万花寝了。

这种仙女寝处,灵风君这种男子是不便进入的。

偏偏这云朵飞行的速度放缓了,竟然还慢慢下降来。

薛道平心里一惊。

这可不行。

他忙地张嘴轻念了几句咒语,俯下身来伸出只手拽住那云朵。

那云就像被勒住的马一样扬起来。

眼看这一颠簸,霓霞仙子脚下都不稳了,险些摔下云去。

好在灵风君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衣裙。

霓霞仙子,对不住了。

可这一拉,衣裙下撤了几分,腰带结节处都松垮了,真是难堪,不明所以的还能以为他灵风君非礼霓霞仙子。

还好在那裙子好似要被拽掉之时红棠脚跟站得稳了,不然这下裙全都滑落,他们俩都别想在天界做人了。

薛道平总算长出一口气。

至于红棠那半松垮的下裳,他可不知如何是好。

这霓霞仙子竟然也还睡得着。

只好不看吧。

薛道平压低了头。

眼不见心为净。

不想看,也没兴趣。

那云只颠簸一下,便慢慢温顺下来,薛道平又是一点,那云便向灵风府行去。

……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